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吴荣堂的博客

共和国的旗帜上有我们血染的风采

 
 
 

日志

 
 
关于我

1984年随54263部队参加广西那坡平孟战区对越作战,1985年调往54261部队汽训队,,是曾经被誉为“新一代最可爱的人”的一员。 网易博客2012年度最佳博主评选活动中,被评为思想社会类十大博客.

网易考拉推荐

对越作战北京籍女兵,27年后重返昔日战场重温激情岁月  

2015-12-28 22:44:20|  分类: 博主原创越战作品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7年后的寻梦

               北京对越参战女兵27年后重返昔日战场重温激情岁月 - 吴荣堂 - 吴荣堂的博客     作者:战地女神

 

 

2014年初夏。我带着压在枕头27年的旧梦,埋藏心底27年来的情感,这是我连续第十个年头再次回到了魂牵梦绕的老山。

麻栗坡,因为战争而声名远播的滇南边城,一座英雄的城市,它在20世纪的80年代,扮演着“共和国的前线,前线的后方”这个极其重要角色,在国人的心中,曾经占据着厚厚的分量;这座兵城,在无数参战老兵心中,如同他们的故土那般亲密,让来自祖国大江南北,来自雪山草原的一茬茬老山军人眷恋。“麻栗坡”“老山”这两个响当当的名字,永远镌刻在老山军人的心中,充满神圣,如雷贯耳。

27年来,我呼唤着这两个名字,度过了一个个白天,一个个黑夜,无论我走到哪里,无论我经历过什么事情,无论我的生活境遇如意还是不如意,“麻栗坡”“老山”成了我的牵挂,成了我一生的精神寄托。作为军人,一名女战士,我和所有老山军人一样,把人生最美好的青春年华,奉献给了南国这片热土,无论是牺牲了的还是活着的,我们都无愧于国家、无愧于人民,无愧于军队,因为我们的鲜血流淌在这片土地上,我们的汗水播洒在这里的山川、这里的河流……

所以,我来了,从北京。


(转)27年后的寻梦 - 老山之眸 - 老山之眸的个人主页

 

小城的山依旧,水依旧,人的情感依旧。走在小城的路上,难寻当年那份熟悉。印象中的麻栗坡,一个古老贫瘠的小镇,瘦瘦的街巷,低矮而朴素的民居,因为有了战事这里泛着一片火热,常年笼罩在战车辗起的尘土中。如今不同的是马路两旁矗立起栋栋高楼,低矮的房屋淡出视线,车多了,人多了,人们不在为前方传来的炮声惊扰而变得紧张。走在马路上的,不再是绿军装,跑在马路上的也不再是伪装网,楼长高了,路硬化了,居然也有了超市和星级宾馆。街头商铺的老板们热情地召唤着。年轻的姑娘、小伙子们投来陌生的眼神。市井街巷,战争的印痕早已荡然无存。时隔27多年再走在这里,心中那份深藏的亲切与火热真的不知道该向哪一扇开着的门窗诉说。环视一直在记忆中幻闪的小城,只有四围的群山环抱着不大的楼群,窄窄的街道上流动着穿戴时尚,五颜六色俱全,表情轻松、愉快的人群,他们和内地一样,充分享受着和平与安详。

我置身小城,往事涌上心头,心情变得复杂,这里的一景一物都足以让我感动着,将我的思绪拉回27年前那个激情燃烧的岁月,那天夜晚我在零星的街灯或明或暗的光影里快速穿过,奔向40公里外的老山前线,一年以后,还是在深夜里那或明或暗的光影里回到内地。然而,我们当中,和来的时候不一样,有的永远留在了老山,“守卫”着边关,每天与边关的太阳一同升起,每晚与边关的冷月相伴。

麻栗坡——老山——

我失眠了,27年来的风风雨雨,一幕幕如同电影画面,浮现在眼前,快乐的、伤痛的、愤怒的、失望的、幸福的、甜蜜的、公开的、秘密的……

我努力控制自己的情绪,不让一丝悲痛的愁绪影响我身边的妹妹老山之梦。

明天就要去老山了,去看看曼棍,那是我生活战斗过的地方,那个留下我快乐悲伤的地方,今年再去看看1072高地,那个带给我一生伤痛的地方。你知道我来看你吗?茅征华!27年来,我无时无刻不牵挂着你,思念着你。我知道你一直等着我,等着我来看你,和你说说话,分享一块压缩饼干或是一片巧克力,或许我们什么都没有,就看看对方笑……原谅我每年都不能在你的忌日或生日的时候如愿来老山看你,我总迟到,对不起。。。。。。27年来,这27年里不是我不想在你的忌日来看你,是我有太多的经历,让我无法来看你,离开了老山,我回到了内地,身上的军装还在穿着,军人的责任就是奉献,这一点你是知道的。小茅啊,27年间,我们国家经历了几次大的灾难,洪水肆虐,“非典”横行,我都全身心投入工作,没有辜负部队的培养,人民的信任,始终以一名响亮的老山军人形象出现在“抗洪”、“抗非典”的战斗第一线。这就是我迟到了27年在你忌日即将来临的69日想再回老山看你的原因。小茅,你还记得27年前的麻栗坡县城的模样吗?你还记得的,因为你一直生活在27年前,那个叫周平的诗人是这样描述的,我给你读读:

 

                                麻栗坡县城印象

                  坐落在弯弯的畴阳河畔

     老山阵地的后方

                 大后方的前方

                 在那里

                 找不到一丝儿慌乱的迹象

                 尽管不时能听到阵阵沉闷的

                 炮响……

                 民运队在有条不紊地搬运着

                 前沿阵地急需的弹药、干粮

                 一队队军用卡车从小城脊梁上

                 稳稳当当驰回后方  奔向前方

                 你来我往   你下我上

                 都是为了保卫南疆

                 整个小城的气氛

                 紧张而不混乱

                 小城的居民

                 和老山战士一样

                 为保卫南疆

                 愿血洒疆场

                 怪不得

                 小城的居民和老山战士一样

                 名扬四方

                 怪不得

                 小城的名字和老山一样

                 威振四方

 

这就是你“驻守”的地方,一个小县城的摸样,它还是那么忙碌……

我呢,比你多走了27年,小城的模样变了,人多了、车也多了,房子高了,马路漂亮了,听不到炮声,人们的生活和平、安详,当年给阵地上写情书的女孩子,如今步入中年,把当年的情愫当作回忆来阅读;当年扛弹药上前线的小伙子,做了爸爸,把老山的故事当作自豪来讲述,这就是今天的小城故事。小茅,你和在另一个世界的战友,应该放心了,你们的献出,就是为了边疆的和平,不再有枪声响起,老百姓脸上挂满笑靥。

当然,这一切你是看不到的,我看到了,我告诉你这些,是为了慰藉你和其他在另一个世界的战友,你们好好安息……放心,我们是所有老山军人父母的儿女,用我们的方式敬重他们,让他们不再流泪……

我在和茅征华的交流中,渐渐迷糊……

这是27年来心路历程里最长最长的一次,在麻栗坡小城和茅征华零距离的一次心与心的交流。

清晨,窗外的树丛里传来鸟鸣的时候,我起床了,掀开窗帘,阳光和煦,心情也变得灿烂起来,也许就要再次看到27年的曼棍,也许就要看到1072高地,我虽然一夜难眠,但精神格外爽朗。

今天由麻栗坡嘉艺照相馆老板娘是我的妹妹冯琼和他儿子嘉嘉开着她们家的小轿车一起陪我再回曼棍洞及直往老山奔去。

嘉嘉的车技不错,车驶出麻栗坡县城,我透过车窗,搜寻着每年回老山的记忆,虽然一路上妹妹在不停地滔滔不绝的和我说这说那,我明白她想让我放弃想27年前我在这里参战时的伤痛故事。我知道妹妹的良苦用心。我的心思早已经不在她的话题上,而是随这越来越熟悉的环境让我的思绪飘飞,飞到27年前那个战火纷飞的岁月,我驻扎的那个地方怎么样了?对了,路边那个地方,我在那里照过相呢?对对,那是个炮阵地,还有盘龙江上的那道桥呀,想起来了,应该在那下面,那个叫猫猫跳的地方……

车上仍然是妹妹流水般的话言,要是今天妹夫朱效悯能陪我一起来就好了,他更会侃侃而谈,也会时不时还冒出几句幽默风趣的话来,一路更是满面春风,乐观其成,可惜妹夫家有事他不能向往年一样两口子陪我上老山,心里还是有点遗憾的。

眼帘里,盘龙江水清幽,河风吹过,泛起涟漪,如同我的心波在荡漾。哇,江面变宽了,两岸的橡胶林、香蕉树倒影在水里,形成一幅幅大自然绘就的山水画,美不胜收。

哎呀,那道桥还是27年前的模样,没有变,野战医院的女兵没有事情的时候,都喜欢到桥上来照像,呵呵,和我保存的照片上一模一样。车过桥的时候,我让嘉嘉开慢点,我努力的搜寻我们照相的那个位置,毕竟27年了,记忆模糊,想不起来是哪个位置,别管了,能够每年再次感受到过桥的情景,知足。

“盘龙江面怎么变宽了呀?水也深了?当年的江面没有这样宽,水也没有这样深,江水还是混浊的,没有这样清幽啊?”我说。

“整条盘龙江,有大大小小几十个电站,最大的是马鹿塘电站,南温河街全都被淹没了。现在已经变成了一个海的世界了。我们眼前看到的江水是天保农场修建的电站坝区储水。”妹妹说。

“噢,是这样啊!”我把视野从盘龙江移到公路边一片片的香蕉地。

车缓缓驶过桥,在路坎上的橡胶林和河岸的香蕉林间平稳穿行,感觉不到当年坐军车时那样颠簸,从猫猫跳河桥往右行,是通往老山方向的公路,这条公路已经不是当年那坑坑洼洼的沙石路了,变成了平坦的弹石路。妹妹不停的介绍说,别小看这弹石路,在山区,应该算得上是很好的公路了,一直铺设到老山主峰,上老山的公路能改造成弹石路,得力于老山是云南省的爱国主义教育基地,得力于边防部队的努力争取。听了妹妹的介绍,我感慨起来,老山地区虽然远离了战争,但边疆人民,边防部队并没有忘记对老山地区的建设,并没有忘记宣传和弘扬老山精神,从这一点来说,与内地相比较,除了经历过27年前那场战争的老兵外,已经没有多少人知道老山、提起老山,追忆老山了,作为一名参战老兵,我从心底感谢边疆人民,感谢长期驻守在这里的边防部队,他们为战后的老山地区建设,做了很多事情,这是包括我在内的所有老山参战军人,还有他们的家属足以值得欣慰的事情,理由很简单,官兵们的鲜血没有白流,他们的汗水没有白淌,他们的苦没有白吃!

曼棍!曼棍!

啊,这个令我魂牵梦绕27年的地方,就在眼前,那山那水那些人,历历在目……

“这就是曼棍,当年老山战区最前沿的师指挥部,有关老山方向的所有大小战斗,就在这里运筹帷幄,命令就在这里下达。这里诞生了许多经典战例,创造了许多军事奇迹!”老山之梦说完这话,就沉默了下来。

车里一下子沉寂开去,大家的眼光全都聚集在我的身上,她的无声告诉我,不惊扰我寻梦。

车在村里停下的那一刻,我的心颤动起来,车门打开了,我轻轻挪动身子,走下车门,环顾四周,小村与27年前相比,没有多大变化。不过,多了些钢筋水泥砖房,进村入户的路也变成了水泥路了,比27年前清洁卫生,村容村貌也漂亮了许多。村里零星走动着村民,老老小小,男男女女,他们小声嘀咕着什么,向我们报以热情的微笑,这时妹妹的弟弟过来打招呼,原来妹妹的弟弟现在是曼棍村的支部书记,他在不停地给我介绍曼棍要改造,这里要恢复我们当年打仗时的模样,我想他是把我当作来旅游的外地游客或是进村到饭庄吃饭的外地人,由于我们身上的装束有别于他们,所以吸引着这些村民的眼神。

我向村民和妹妹的弟弟挥挥手,表示我曾经在村里呆过,我在心里对他们说,你们当然是不知道我的,我那时候穿着军装,每天忙碌着的身影在村里流动,当然,更主要的是,我们有铁的战场纪律,身上军装表明我们是军人,我们在执行特殊任务,履行军人的神圣使命。但我认识你们,虽然不清楚你们姓什么,叫什么,但你们积极支援部队作战的浓浓拥军情怀,我铭记在心,你们是我第二故乡的亲人。

我来到那条小溪边,小溪叫曼棍河,它是盘龙江的支流之一,溪水潺潺,从大溶洞里缓缓流出,向着不远处的盘龙江奔去,凝望着小溪,多少惆怅涌上心头……我找了块石头坐了下来,面对着小溪对面的山腰细致追忆,当年的野战医院就坐落在小溪的对面,参差不齐的木板房拥挤在悬崖下,一道木桥连接两边的营区,桥上写着“回春桥”几个大字,格外醒目。“回春”二字的含义深刻,它承载着多少伤员生命的回归啊,就是这道承载着无数官兵的生命桥,成了阴阳两界的连接点,从阵地上抬下来的伤员,有的踏过这道生命之桥“回春”了,有的却没有踏过,生命终结了…… 为了更多生命的“回春”,战地白衣天使付出了太多太多……

为了山中不再增添新的坟茔

              我甘愿削瘦几圈丰盈年华

              啊——

倾吐一曲心香的老山兰

虽说老山战地女神的天地

仅有小小的几平方

但就在这

被炮火疯狂震撼的银色港湾

老山战地女神为多少战士愈合了

他们被风扯断的征帆

老山战地女神为多少战士找回了

他们遗失在雷区的浆板

又为多少被无情弹片夺去光明的战士

重新点燃了

他们生活希望之光

血弥漫的腥咸

让和平鸽更感到战争的残酷可憎

泪水溢出的苦涩

更让人民在现实的天平上

掂出了生与死的分量

 

27年前写下的诗又在我心里萦绕……

泪模糊了我的双眼,27年前无论天晴还是下雨,无论白天还是黑夜,我们每天不知道要在这小桥上来来回回穿梭多少次?接送伤员、抢救……

 

南部中国的红土地

不仅仅展示雄性的风采,那支

“老山十姊妹救护队”一次次穿过死亡谷

让许许多多的眼睛

读懂了亚热带的战争

读懂了八十年代中国的女性

 

尽管战火不会为女性

绽开甜甜的笑,你们却毫不在意

挥一挥手,告别一双双

满含欺盼的眼睛

带着女性特有的细心和韧性

去经受生死考验

封锁线,封锁不了对和平的向往

地雷群,炸不毁救死扶伤的信念

送医送药,送去理解送去温情

从一个高地到一个高地

在老山的日日夜夜

爱和恨全都用战火锻过泪水淬过

练就了重压不塌的双肩

默默地咽下浓浓的火药味血腥味

纯净了身后的那方蓝天

用正义和赤诚,用坚强和自信

筑就了一座当代中国女性的丰碑

于是,天地齐鸣:

历史永远铭记着您:战地女神!

输液、护理……

一滴一滴地淌着

一瓶一瓶地滴着

我发颤的手臂

不敢让液瓶抖动

因为我怕——

惊醒了战友

多彩的呓梦

 

滴呀,滴去了黑夜

滴来了黎明

我要用液瓶

把全部黑夜滴去

我要用发颤的手臂

扶着战友

去观赏帐外启明的星星

 

如今小桥没了,溪边那个叫“南国第一汤”的洗浴池也破旧不堪……

啊,小溪对面山腰上当年的“第三层绣楼”已经被绿荫荫香蕉林覆盖,再也看不到那些简易木屋,再也听不到从木屋里传出的迪斯科舞曲,还有调皮男兵们嘘哨声,再也看不到赵慧别扭的“秧歌”,李占军、董春艳、张萍、蒲秀娟、贺志华、刘洪、王蕾、赵冬梅稚嫩的笑脸……噢,还有蒲秀娟柔情的歌声,李占军孤怜怜矗立溪水边含泪的神情……

泪还在流,27年前没有流过的眼泪,此时此刻尽情挥洒,不为别的,只因为有了那段逝去的青春!

泪眼朦胧里,还走来和蔼可亲的军师首长,走来身着白大褂的军医,走来柱着拐棍的伤员,还有那些忙忙碌碌的警卫、通信、汽车兵们……

我坐在小溪边静静的追忆,没有谁打扰我,也不知道过了多少时间,感觉身上飘来雨滴,凉凉的,直到妹妹走过来轻声呼唤,我才从往事的画面里回到现实,意识到身上散落零零星星的雨滴,我起身向妹妹和她弟弟他们走去。

莫非是我的行动感动苍天,感动大地,老天也动容,洒下同情的泪水?我思索着。

曼棍洞外,当地的旅游部门招商开了一家饭庄,饭庄的周围建有休闲凉亭、鱼池,就连当年野战医院建盖的半圆形钢筋水泥病房,也成了饭庄的停车房。


(转)27年后的寻梦 - 老山之眸 - 老山之眸的个人主页

 

我走在通往曼棍洞的水泥小路上,往事的情景又在脑海里浮现。当年,这里是军事禁区,密密麻麻的草绿色帐篷、木屋,布满这个大溶洞的四周,警卫、通信、后勤保障等单位紧紧连接和保卫着洞内的首脑机关,一派紧张、繁忙、肃杀的气氛。

洞口,“曼棍洞”几个石刻大字依稀可见,哨兵站岗的哨位还在,这小小的洞口留下我们女兵不少倩影啊,当年“京师风影”在洞口成了亮丽景致,充分表明27军是一支来自首都北京的英雄之师文明之师。

洞门被一堵巨大的岩石拄支撑着,走过洞门,一座高100米深70米的洞穴映图片

 入眼帘,豁然开朗。洞内已经看不到当年那些搭建在溶洞岩石上的木板屋,看不到伪装网,看不到如蜘蛛网般的通信线路,听不到滴滴答答的电报声、呼叫声……眼前是两层宽敞的平台,是当年指挥部塔建木屋或帐篷的住宿遗址。如今变成了镶嵌着光滑地板砖的歌舞场。遗憾的是一直都没有派上用场,来洞里娱乐的人实在太少,因为长期闲置,那些岩燕拉的屎污染了豪华的地板。还好,洞的四周没有遭受多大的破坏,书写在石壁上的战斗口号,字迹清晰,诸如“长期坚守”等字样。石壁下面的泥土里,还残留着绿色塑料沙袋和破碎的酒瓶,还有些锈迹斑斑的罐头盒,这些都让我生出对那段岁月无限的怀念。

就像地上的山川、森林、江河、海洋,天上的太阳、月亮、星星一样是宇宙之子,大千世界也有老山地区的神秘奇境,如同春有春的明媚,夏有夏的艳丽,秋有秋的绚烂,冬有冬的静穆,谱写出人与大自然和谐相处的乐章。曼棍洞如今成了老山地区瑰丽的一景。

曼棍洞被当地政府赋予了新的思想内涵,改名叫将军洞了,这都缘于发展旅游业的缘故。曼棍洞距离天保口岸所在地的船头3公里。曼棍洞如同老山一样闻名中外,在当年那场旷日持久的守土卫国战争中,军师首长们在这个洞府里运筹帷幄,制定和指挥了一场场著名的经典战斗。“曼棍洞”成了“将军洞”,显然是战争锻炼和成就了一大批能征善战的军事人才,我军在长达10年的守土卫国作战中,从洞里走出了像傅全友、廖锡龙等一大批具有卓越军事才能的中高级将领。“将军洞”就这样名副其实,与老山一样蜚声中外。

 曼棍洞四周绿树成荫,那些绿色的植被包裹着山峦,就像巨大的伪装网笼罩着这一天然洞府,使得曼棍洞充满神秘色彩。洞顶的钟乳石就像形态万千的灯具,熠熠生辉;平台下的底洞,弯弯曲曲,深达5000米,可通老山脚下的曼文瑶寨。妹妹介绍说,洞里有五分之四的水路,这是当地村民下洞捕捉黄鱼(当地盛产的一种鱼)的地方。有些瑶族村民早上8点下洞底去捕鱼,要到下午7点钟才能回到洞外。他们捕到的黄鱼,大的上百斤,小的几十斤。黄鱼肉色像黄姜,是天保口岸最有特色的美味食品,肉没

有绒刺,味鲜美,凡是到天保口岸旅游的人,都要吃一餐黄鱼肉。人们都说,来天保口岸,

 吃不到黄鱼肉,就是白来口岸了。洞底里的那些数以万计的钟乳石,有的大如蟒蛇蜿蜒,有的像大乌龟探头探脑。有一座钟乳石像怀抱婴儿的母亲,栩栩如生。洞中还有洞,是曼棍洞的特点和形态。

从洞里出来,我再一次举目回顾曼棍村的一切,几多无限的追忆仍然在继续着,一直到我依依不舍再一次离开那里,就在车驶出小村的那一刻,几滴清泪又涌出眼帘,好在车上的人谁也没有注意到我此时的心情变化……

车向老山主峰爬去,路况比27年前好,所以车速快起来,一路上,我无心欣赏车窗外的景色,尽管妹妹和参战战友李志刚一直和我说,看今天的天气很晴朗,又加上是五一劳动节有妹妹有战友我们陪大姐再上老山主峰, 我们还准备了那么多好吃的给小茅带去,主峰会欢迎我们的到来的,我此时此刻的心早已飞到了老山主峰,想着自己的心事,想着1072高地,想着那天茅征华受伤的情景,如果再多两付担架,人手再多一点,小茅和王应龙战友是不会牺牲的……

 

他安祥地躺在那里

此时此刻我才明白 明白

生与死是那样的近

近的伸手就触到

举足就跨过

睁眼就看到

 

他倒下了

倒在这块鲜血浸透的焦土上

一只手还握着枪

一只手向我伸来......

 

那熟睡的样子

象在思索

思索着童年的天真和纯朴

似在回忆

 

回忆参军时母亲的嘱咐

又似在憧憬

憧憬明天的幸福和安宁

 

我不知如何安慰我的——战友

默默地默默地摘下钢盔

 

跪下 跪在他的身旁

点燃一支正牌的大重九香烟

用这种古老虔诚的礼节

寄托着生者对死者的理解……

 

那些不知道吟颂过多少遍的诗句,怎么也不会感到厌倦,都是因为珍藏着这份永不退色的爱情。

 

我呼唤过你的名字

昏睡的老山没有回音

明净的山泉依然沉默

你的心壁却给了我温婉的回答

相思的种子一直沉埋着

埋在从没醒过的美梦里

一年里

象老山没有被雾水泡烂

象丛林没有纷飞的战火烧尽

就在现在的冬天里

战火的硝烟给老山赋予了恒温

相思的种子发出了嫩芽

我的心顿时变成一朵浪花

奔向北国——故乡

我只是想用久别后的相聚

告诉世上每一个漂泊者

思念不会永远在梦中

 

“老山到了!”妹妹和李志刚一起说道。

我的思绪被打断,心里一阵激动,鼻子发酸,老山啊,我日夜思念的第二故乡,今年再次回到二十多年你的身旁,感受你剧烈跳动的心脏!走上沧海桑田的战场,挖掘用之不汲的华章,沐浴暖人心脾的阳光……置身于你的怀抱,我不再有任何幻想、任何奢望!闭上我的眼吧,再美的词汇也无法表达目睹你的景象,巅壑葱茏,古木劲苍,远近高低尽写华章。老山啊,梦中的天堂,你的一草一木、一土一石是那样令我日夜神往!

走下车来,今日的老山主峰今非昔比。宽敞的广场,豪华的迷彩营房,连厕所也是迷彩的,花园般的营区,充分体现出部队的特色。广场上一座高高的塑像矗立在眼前,那是一名英武的军人。

      (转)27年后的寻梦 - 老山之眸 - 老山之眸的个人主页

 我仰视着这座雕塑,他是所有参战老山军人的代表,也是所有参战老山军人的骄傲,他就是收复老山战斗中,第一个冲上老山主峰的战斗英雄张大权烈士。他是贵州人,牺牲时年仅30多岁的副连长,他三次被敌人的枪弹击中,肠子流淌到地上了,仍然强忍剧痛把流肠塞进肚子里,坚持冲上了主峰峰巅。战争是血与火的考验,在激烈的战斗中需要夺分夺秒,更需要像张大权烈士这样把生死置之度外的军人。我们的军队正是有着一批又一批像张大权这样的军人赴汤蹈火,英勇战斗,我们军队才打出了军威国威。

27年前,我就听过他的英雄事迹,还在麻栗坡烈士陵园瞻仰过他的墓碑。

27年前的老山主峰,硝烟弥漫,危机四伏,充满杀机。

27年后的老山,和平安详。

 

(转)27年后的寻梦 - 老山之眸 - 老山之眸的个人主页

 

(转)27年后的寻梦 - 老山之眸 - 老山之眸的个人主页

 

参观完张大权的塑像、老山主峰作战纪念室,大家在主峰前哨排一名小战士的陪同下,前往主峰碑继续参观,在通往主峰碑的路上,我的脚步迈得很沉重。27年来对这座山的眷恋,很深很深,无论身处何处。

到了,老山主峰碑清晰的出现在眼前,由当年国防部长张爱萍将军亲笔题写的“老山精神万岁”丰碑巍然矗立山巅,三把象征中国人民解放军陆、海、空三军的利剑直指蓝天,与老山同在,与历史共存,熠熠生辉!

我以军人的方式,向丰碑行神圣的军礼,表达我的敬仰,我的忠诚!

我和妹妹记战友李志刚不放过主峰上的任何一景,主峰碑、烽火台、瞭望亭、堑壕、碉堡。

老山气候变幻无常是出了名的,上山的时候,老天放晴,山峦清晰,一到山上,没几分钟工夫,就云缠雾裹,和27年前没什么两样。

我的心情如同这浓雾,迷茫,也至于沮丧。我在心里对自己说,我不是旅行者,我是为战友而来,看看27年前“留守”在山上的战友,是老天有灵性,还是另一个世界的战友因为伤悲,有意不让我看到他…… 大约过了40分钟雾终于散去,很晴朗的天展现在我的眼前,我兴奋像个孩子似的地跳了起来,我站在瞭望亭上,搜寻着1072高地,那是茅征华和战友日夜守护的“家园”啊,27年来的悲苦思念,急切得肝肠寸断,近在咫尺,却无法触摸……

我和妹妹及战友李志刚为小茅在老山主峰瞭望台上办了一个很小型的祭奠仪式,因为我不会抽烟,由战友李志刚帮我为小茅点了三支烟,我们给小茅带去小妹给准备的花米饭,大妹妹准备的红薯,黄瓜,西红柿,我去市场买了很多的水果,我和战友李志刚一起抛洒着为小茅准备的食物……

 (转)27年后的寻梦 - 老山之眸 - 老山之眸的个人主页

 
(转)27年后的寻梦 - 老山之眸 - 老山之眸的个人主页
 
(转)27年后的寻梦 - 老山之眸 - 老山之眸的个人主页
 
(转)27年后的寻梦 - 老山之眸 - 老山之眸的个人主页
 

 

今年的今天51日终于圆梦了,看到他和他们的阵地了,我们下山了,车里,战友李志刚他们还在热闹着谈论关于老山、关于那场战争、关于越南,还有关于越南的男人和女人……我没有心思融入到他们的谈论中去,我为27年后再次重返老山看望战友,寻回1072高地的旧梦落空,伤心、难过。27年来苦苦思念,我来了,回到故地,来到战友身边,多少的心里话要倾吐,太多的经历要倾诉太多的情感要表达,结果事与愿违,沮丧、无奈。

恍恍惚惚就这样离开老山主峰,1072高地的影子在哪里?直到如今我都没有捕捉到一丝一毫,它就像一团迷雾,让我打开……我突然感觉自己很失败,我失败的不是工作、事业,是感情……

 

战友和妹妹他们谈论些什么,我一点也没有听清楚,迷迷糊糊中……枪炮声又传入耳际,或近或远,厮杀的呐喊声从这里到那里,从这个阵地到那个阵地,从这个山头到那个山头,从这个河谷到那个沟渠,从橡胶林到原始密林……嘤嘤嗡嗡的声响里,茅征华突然出现在眼前,他看着我傻乎乎的笑,手里拿着个香饽饽的烤红薯……一会儿,他转身离我而去,头也不回,身影朝着1072高地一阵风似的飞去……小茅,你混蛋,快回来!我来看你来啦!我来看你来啦!你混蛋!你混蛋!你混蛋……我站在那里发呆,对着小茅消失的身影,孤孤单单的……回去吧,小茅去执行任务呢,赵慧带着李占军、董春艳、张萍、蒲秀娟、贺志华、刘洪、王蕾、赵冬梅抬着担架走过来,钢盔下,一脸脸的汗水……

(转)27年后的寻梦 - 老山之眸 - 老山之眸的个人主页

 

一阵声音从挎包里传出,我回过神来,打开包取出手机,是贵州胡自由战友发来的短信,因为他们和县民政局一起来老山的,我们没能和贵州的老兵们一起上老山感到遗憾、难过,以至于抱怨起来……

回复完战友的短信,我清理一下思绪,抬头远眺老山脚下的盘龙江,像一条绿色的飘带在这亚热带群山峡谷里飞舞,向越南国境舞动而去……

刚才,那嘤嘤嗡嗡声音是汽车的发电机传出的声响,或许是我对往事的追忆限入痴迷,对茅征华的痛苦思念产生了幻觉……

             27年前的今天我看见过你

27年后的今天我再次巧遇你

整个老山阳光明媚地像在诗情画意的天边

 

27年的今天你依然高悬在山腰山巅的猫耳洞里

似入天堂仙境一般浪漫

老山战士腾云驾雾超脱“俗凡”

 

27年前这里残酷的战争

凶诈的敌人就在咫尺眼前

快擦亮金晴火眼

去把十里云雾射穿

 

27年后的今天理一下湿漉漉的头发

抹一把27年前润滑的笑脸

心中荡起一辈子对老山的无限恋情......

     (待续,下一篇计划写14118团二排长任津平)


(转)27年后的寻梦 - 老山之眸 - 老山之眸的个人主页

 

(转)27年后的寻梦 - 老山之眸 - 老山之眸的个人主页

 

(转)27年后的寻梦 - 老山之眸 - 老山之眸的个人主页

 

(转)27年后的寻梦 - 老山之眸 - 老山之眸的个人主页

 

(转)27年后的寻梦 - 老山之眸 - 老山之眸的个人主页

 

  评论这张
 
阅读(2587)| 评论(1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