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吴荣堂的博客

共和国的旗帜上有我们血染的风采

 
 
 

日志

 
 
关于我

1984年随54263部队参加广西那坡平孟战区对越作战,1985年调往54261部队汽训队,,是曾经被誉为“新一代最可爱的人”的一员。 网易博客2012年度最佳博主评选活动中,被评为思想社会类十大博客.

网易考拉推荐

79年对越作战我114团险遭毁灭性打击   

2014-04-11 11:29:07|  分类: 中越战争纪实文摘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79年对越作战我114团险遭毁灭性打击 - 吴荣堂 - 吴荣堂的博客

 照片描述:前排左起李保国,蒋艾,斑长曾祥生,排长刘俊良,副班长张卫国,副班长余先贵,扬继忠;

后排左起刘康才,阎希望,韩小林,李开林,张兴林,胡川江,郭孝成,熊兰

面这张尘封了32年的老照片,记录着13军38师114团通讯连“七一”台班参加对越自卫反击战荣记集体一等功的历史瞬间。时光流逝,许多人不再提起过去的往事。然而,对于该团一批参战老兵,特别是当年团前指作战人员始终没有忘记,是“七一”台班在对越自卫还击战中挽救了114团,挽救了114团多少官兵的生命……

一个担负团内通讯保障任务的“七一”电台班,可以算作非一线作战集体,能够获得参战如此大功,肯定做出了什么惊人之举。最近,时任该班班长的曾祥生(我的老乡战友)撰文披露了当年立功的一些细节。他的回忆不仅把我的思绪带回了那个战斗的岁月,他讲述的故事也再次使我惊出了一身的冷汗!

1979年2月24日15时,114团在运动中接到阎军长手令,命令我团经典那、蓉荷、朗菲,对敌防御纵深28公里里的柑塘磷矿实施穿插,夺取磷矿及其火车站,同时以一个轻装营插至团结、朗光地区占领要点,配合军主力正面作战,歼灭柑塘地区345师之敌。这是我团受13军直接指挥担任的第二次穿插作战任务。

柑塘是越南北部重镇,紧靠老(街)河(内)铁路,也是通往河内主干公路上的军事据点。距其12公里的柑塘磷矿,是越南的一个特大企业,其年收益占越南财政收入5%,常年住有苏联专家10多人,周围高地构筑有防空在内的野战工事,并有军队在此长期驻守。当越军在以岳山为支撑的谷柳、坝洒、登尚防御体系被我13军打垮后,越南当局慌了手脚,下令要“死守柑塘地区”。越军在磷矿地区迅速组织了以柑塘为核心的谷珊、典那、真尉、磷矿火车站防御体系,有345师、特工21营、公安营、柑塘市队等兵力部署,并等待其316A师前来救援。

我团接到军首长命令后,安排一营在前轻装直插团结、朗光;团指率二营跟进,三营和后勤组成后方梯队向敌纵深大胆穿插。当一营行进至典那谷口时,随行的团长范欲南发现沿谷底栈道西侧252、241高地情况异常,当即命令一营把尖刀连变成后卫,让后卫连改由谷地东侧219高地沿坡穿插前进。就在此令下达之时,三连尖刀班在典那谷底遭伏击,副连长李富成(我的前任侦察老班长)和两名战士当场中弹牺牲。当我们行至219高地半坡时,又遭谷西252、241高地敌直射火器的猛然阻击。我部无心恋战,看得出来团长改变了用主力打穿插的策略,吸取了第一次穿插未能及时到位的的教训。

24日17时20分,先头部队在快速前进中来的439高地顶端,此时左翼友邻部队正在312、563高地与敌鏖战,右侧鞍部仍由敌241高地火力控制,前面是悬崖峭壁,穿插时限又不容迟缓,团长当即决定将后勤及马匹留在大顿待命,由九连警戒,其余部队坐地滑坡500米下悬崖。18时35分刚进至穿插路线上的容荷北侧时,遭563南坡及容荷之敌猛然阻击,我团以五连一个排与敌交战,主力继续穿插前进。19时50分,又在大丁受阻,团令五连投入战斗,不让主力穿插受影响。20时30分,到达大丁南四岔路口时,尖刀连难以判断前进方向,我们侦察一班陈文他们和七一电台兵行至最前面,判明方位、确定方向后,团令部队保持无声无光跑步前进。23时30分,尖刀连与团前指占领磷矿西侧无名高地,缴获四管高机4挺及部分枪支弹药,俘敌10余人。尖刀连乘夜暗向火车站突击,遭敌顽抗,待掉队人员相继到达后,再次组织双向合击,于25日0时全歼灭守敌107人。与此同时,全团各营展开了对磷矿周边之敌的围歼战,并多次打退敌人的反扑,夺取了各自的指定目标。各单位通过配置的七一电台,迅速向团前指报告了所到达的位置和战果。

这一天一夜的大队人马穿插作战行动,使我团向敌纵深整整推进了20公里!经过长途奔袭,我们许多官兵后来都出现了体能透支现象。一路上,有敌人的不断阻击,前面已经提到不再赘述,既有攻就有防,打仗要死人的我们倒有思想准备。我认为更使我们生畏的是那没有路的山!白天,眼前的山之陡峭、地面的“路”之湿滑,使得我们每前进一步都要消耗大量的体力,走路摔跤的是彼此起伏,连爬带滚的是比比皆是。山总是连着山,加上天上那个火辣辣的太阳悬在头顶,阳光直射在皮肤上,仿佛像针刺到了骨头。喝上一口水吧?感到太奢侈而不敢往下多想,汗水几乎流尽。夜晚,在树林里穿行,什么都看不见,只好腾出一只手拉着前面战友的弹带侧着身子行走,深一脚浅一脚的,还不时受到弹回的树枝抽打……至今回忆起这次穿插行动,仍然是不寒而栗!记得当天我还发着高烧,跟在前指的方阵里,行进中恍恍惚惚的,心里却又在不断提醒自己不能掉队。部队在大踏步的前进,我也在跟进、再跟进……突然我抬起头,环顾了一下四周,真想让谁给我一枪,好了断我的腿实在无法继续支撑下去的那个沉重的身体!好在军务股长周泽政(战前是我们警通连长)看出了我的窘况,连忙把我手中的冲锋枪接了过去。得到老首长的帮助,不仅减轻了我身上的负荷,也给予了我很大的信心和力量。当晚23时左右我们到达磷矿某无名高地后,我还把我仅有的一点力气用到了构筑团临时总指挥所上。

战壕挖到一半,传令部队马上离开。我放下工具迟疑了会,有种难舍难分的感觉。我的想法很简单,我们付出了如此代价还没有使用就废了?真是想不通!请您不要笑话,当时不仅仅是我还有许多参战人员,都把“体能”与“生命”这两者的基本逻辑关系搞颠倒了。死已经无所谓了,当下我们只奢望躺下休息片刻!

翻越一座山,团前指一行到达磷矿区域,我们穿过一条公路后,很快来到磷矿的核心部位。眼前的一切一下子使我们来了精神!这里有许多建筑物,有成片的解放牌汽车,有堆成山似的“中国大米”,有大量我国援助的大型机械设备,还有我从来没有见过的日本三菱牌履带式推土机、铲车、吊车等等,物资及其丰富,喜悦难以言表!我首次感到有了占领军的满足。

正当我们侦察排的兄弟们喜于形色之际,前指的首长和通讯连的“八一”台、“七一”台他们却忙得不亦乐乎。经向我老乡战友曾祥生打听,才得知现在情况紧急。由于八一台人员掉队,开始是情况不明,待他们陆续到达后,才爆出了一条惊人的消息——我团与13军甚至与友邻失去了联系!原来24日23时45分,团基指收到团前指发来的电报:“请转告军,团前指已于23时30分占领磷矿,正组织尖兵连歼灭火车站之敌”,可是不知是什么原因,这条十分重要的电报一直没能发出去。也就是说军指挥部并不知道我团已经占领该区域。此时已是25日5时30分,这可不得了了! 

 军情万分火急, 团长立即命令:“七一”台抓紧时间,迅速与上级或友邻取得联系,将我114团已攻占磷矿和到达的位置报告13军。稍有部队通讯常识人都知道,“八一”台是担负与上级和友邻通讯的无线电台,而两瓦“七一”台由于受通话距离的限制,一般用于团以下的通信联络,受管理建制的制约,尤其是在战场上为了作战保密的需要,通讯纪律要求更为严格,“七一”无线电台还要克服山地丛林信号差、谷深信号死角多、前后距离远信号弱、夜间信号干扰大等通讯困难。此时此刻敌台不仅在不断地干扰而且也在不停的监听。与友邻联系上?谈何容易,我们七一台从未对上级、对友邻有个“业务往来”呀!

在排长刘俊良、班长曾祥生的带领下,他们不由分说,马上调集了6台两瓦电台,一字展开分别调频收索,不断进行插叫、呼叫。看到这个场面,不知情的人还以为他们通讯连在进行业务观摩比赛呢,我和他们原来是一个连的,似曾相识。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时间就是全团官兵的生命,只有团长他本人最清楚。他围着“七一”台、“八一”台踱来踱去绕着圈子,不停地问情况怎么样,联系上没有?一个多小时过去了,眼看东方已经渐渐发白,一向沉稳、老练、曾有过参战经历的范团长也沉不住气了,他不停地看着军用手表,急得团团转……

  我们侦察排在担任警戒的同时也在不断打听,到底出了什么事。侦察参谋透露了一点“情报”:昆明军区前天传达了军委首长关于在柑塘地区打一个打仗、打一场恶战的指示,西线总指挥杨德志已下令全歼柑塘地区之敌的命令,13军正以37师为左翼、38师为右翼,实施钳形突击,坚决分割围歼柑塘地区敌有生力量。磷矿又是敌防御中的重中之重,有重兵把守,想必13军就要派主力部队对磷矿地区发动总攻了。虽然目前我们114团已经穿插到位并占领了磷矿,但因通讯方面除了问题,军指挥部目前不知道这里所发生的一切,问题相当严重啦!后来我们了解的情况确是如此,13军已经调集了7个炮团、82毫米以上的火炮500多门,首先将对磷矿地区实施毁灭性打击。

不听则已,一听我的两腿都发软了,心跳明显加速!经过前几天的作战,我们发现13军几乎没有发动过夜间攻击,基本上是白天打晚上歇。眼看天快亮了,怎么使人不心慌呢?

太紧张了!我先说说两个题外话,缓和一下紧张的气氛。一个话题是“人可以累死”。原来我不是这么认为的。小的时候,我很调皮又不愿做家务事,我妈经常教育我说,“年轻人力气去了有来的,人不会累死的”。因为这句话伴随我长大,虽然我宁可挨打也不愿做家务事一直没有改变,但这句话我是听进去了的。不然,这一天一夜的穿插行军作战,我发着高烧,到达某高地后又开始挖战壕……现在回想起来,才有了后怕和这样新的感悟。如果部队没有提前离开,我得坚持把战壕挖完,还得继续搭建指挥所,也许我早就没有也许了?广州军区某部战士李向群烈士,参加荆江98抗洪,不就是活活累死的嘛!当初我是瞒着母亲报名参军的,参战的事也要求家人不要告诉母亲了。开战后有人还是泄了密,结果是我母亲每天吵着我父亲要到民政局,看我阵亡的名单回来没有。儿行千里母担忧嘛,儿子随军跑到了国外,是可以理解的。写到这里,今天正好是母亲节,请允许我顺便表达一下我对母亲的崇高敬意和深深怀念!

二个是“人可以吓死”。人们口头禅中经常说到“吓死人”之类的话,但真正看见有谁被吓死的?谁见过?所以一般人仅仅说说而已,心里不会相信有这事的。打过仗后,我改变了看法。有一次,我们部队进攻后打死了许多越军,我们几个侦察兵想看看他们究竟是怎么死的,有明显枪伤、炮伤的,一目了然,但我们也发现翻遍了全身没有一处伤痕的,也竟然死掉了?这不仅引起我们的好奇,还发生了一场争论。有的说是我军的炮火太猛烈了,炮群齐射时,那个炮弹在空中飞行时几乎是遮天蔽日,我们团攻打的339高地不是被炸成了“蜜蜂窝”。有的说,既然子弹、弹片没有伤及到身体死了,那就是吓死的!我不太喜欢与人争论,在一旁默默听着,但我的观点是同意后者的。打仗以来,我军的各种火炮不仅尽收眼底,诸如什么加农炮、榴弹炮、火箭炮、加榴炮、直射炮、曲射炮等等,有电点火的也有击发式的,特别是152加榴炮那个炮管又粗又长,记忆深刻,而且感觉当这些火炮一旦发起威来,其炮弹呼啸声就足以让人窒息!同志们啦!这些大炮接下来不是炸敌人,而是向我开炮,向我们114团近5000官兵开炮啊!

也许您还会问,这怎么可能呢?怎么不可能呢?纵观中国的抗日战争、解放战争,为了一场战役和一次战略上的胜利,丢掉一个团乃至一个师、一个军算什么,我是当大官的也会从全局和战略高度考虑问题,您以为现在是和平年代抓安全生产吧?我们114团两次担任全军穿插作战任务,为什么安排的总是我们团,我无从考究,现在我只能按广东话的谐音来理解——114团即“要、要死团”嘛,要死是天注定的,就该你们打穿插。什么是穿插部队?穿插部队的任务就是插到敌后,在腹背受敌的情况下,配合主力部队的正面进攻,阻击敌人的逃跑。所以我们是被敌人打还是被自己人打,这已是事先之列。

下面接着说正事。这时,“七一”电台班报话员还在细心捕捉各种信号,“八一”台的各位同仁也在摆弄着各种通讯器材。担任这次插叫任务的“七一”台副班长张维国,他是四川仁寿下乡知青,76年来当兵的,当时也算作很老的兵了,技术业务方面很有一套,就是对上不是很“照买”,有我行我素之称,打仗的时候仅安排了“预备台”干干,他曾配合我们侦察排执行过追击越345师师长的任务。我了解他并理解他,人以类聚、物以群分嘛,我们在一个连队时也比较合得来。关键的时候,有灵性的人上帝是会关照的。我相信我的老乡战友曾祥生是有这个灵性的,可他当时身为班长负责现场组织指挥,没干具体活,机会擦肩而过了。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张维国是全神贯注,先后插叫了好几部电台,均因密语不同,未能奏效。已经是几天几夜没有睡觉的他仍然细心地捕捉各种微弱信号,当收到一组密语翻译出是“部队开始行动”时,他马上意识到这是友邻部队的电台,立即校准频率直接用明语呼叫:“我是114团,与上级己失去联络,有‘51’电报(指特急报)请回话”。对方的报务员还好,看来不是“一根筋”的人,不仅没有刷官腔也没有多加盘问,立即用密语回答:“我是37师,有话请发”。张用密语电报连发三遍:“我团现已占领柑塘磷矿及火车站,速报告你指挥部转告军和我师前指”,直到对方给了“收据”,这个爆炸性喜讯才被他吼叫出来:“联通了……”!此时已是上午6时55分,距我13军正面攻击时间仅剩半小时了!

战后,我团通讯连无线电报话班被上级党委荣记集体一等功、副班长张维国荣记个人一等功、该班还有班长等6人荣记三等功。据知情人士透露,37师那个前面提到的收报人被荣记二等功。另外,我团“八一”台那份没有发出的电报,经总参专家鉴定,系“机械故障”所致。

13军38师114团在1979年的对越自卫反击战中,与上级指挥部门失去7.5小时的联系,在面临遭受自家人毁灭性打击的时候起死回生,不能不说是我军历史上的一个经典、一个奇迹。我们114团仍然活着的老兵,无不感慨万千!当年如果不是我团“七一”台全班的共同努力,我和114团的许多官兵也许早已是32年的冤魂了!

79年对越作战我114团险遭毁灭性打击 - 吴荣堂 - 吴荣堂的博客

 

79年对越作战我114团险遭毁灭性打击 - 吴荣堂 - 吴荣堂的博客

79年对越作战我114团险遭毁灭性打击 - 吴荣堂 - 吴荣堂的博客

  照片描述:三十年后(从左至右)排长,副斑长,班长于2009年11月14日在重庆重逄.

  评论这张
 
阅读(6932)| 评论(1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