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吴荣堂的博客

共和国的旗帜上有我们血染的风采

 
 
 

日志

 
 
关于我

1984年随54263部队参加广西那坡平孟战区对越作战,1985年调往54261部队汽训队,,是曾经被誉为“新一代最可爱的人”的一员。 网易博客2012年度最佳博主评选活动中,被评为思想社会类十大博客.

网易考拉推荐

老山魂对越作战经典纪实之:我经历的4·28战斗  

2012-01-08 10:41:28|  分类: 中越战争纪实文摘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本文转载自老山魂《我经历的4·28战斗》

       啊,一年一度的4·28,让我的心啊,一次又一次不由自主的飞向老山燃烧的战场。4·28,在常人的心中,是一个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平常日子,但对于参加过老山战斗的“老山人”,却是一个刻骨铭心的日子。

       1984年的这一天,成都军区了组织收复老山的4·28战斗,从越军手中夺回了被敌人霸占多年的我国领土,老山战场也从我军战略被动转为战略僵持,张大权等全国“战斗英雄”用500多条生命谱写了一曲气壮山河的凯歌。

      1986年的这一天,兰州军区在接防不到10天时,与不甘心失败的敌人在老山战场那拉阵地,进行了一场惊天动地,可歌可泣的激烈战斗,涌现出了与三名敌人同归于尽的李谋仁等英雄人物。作为这次战斗的亲历者和这次战斗情况的整理者,24年后的今天,让我把这次战斗许多鲜未人知的情况公之于众吧。

        这一夜,在417团组织股任组织干事的我跟随一线连队(我在七连)上阵地以是第八天了。八天的战斗生活使我已经基本熟悉了战场规律。正常情况下,每到晚上八·九点,阵地上就会此起彼伏的响起炮弹的轰鸣声,手榴弹的爆炸声和机枪的嗒嗒声,在连指挥部的我就能听到一线哨位不断向连长报告情况或请求火力的声音,在连长忙不过来时,我有时也就代表连长下达“xx,给3号炒三盘花生米”,“xx,向2号送四个大饼”的战斗命令。这种情况,一般就是越军小股特工像“贼”似的骚扰我阵地。

        奇怪,晚上10点也已经过了,战场还是死一般的寂静,静的让我们这些第一次打仗的军人心中有些紧张,有些发慌,有些茫然,有些不知所错。“怎么回事?”“敌人有啥动作吧?”我们一遍又一遍的把目光投向1979年参加了对越自卫还击战并荣立了二等功的连长张志坚。张连长在肯定了我们的判断并提醒我们做好战斗准备。他就一手拿着电话,一手拿着884电台反复向各个哨位下达“今天是4·28,一定提高警惕,防敌人有大的行动”的命令,等下达完命令,他又一个哨位一个哨位的询问情况,要求“一有情况,立即报告”。我的直觉告诉我,张连长也有些紧张,几次在电话上用河南人特有的骂人话,骂一线哨位不以为然的战士“我靠你姐”。

        11点多了,战场依然是那样的寂静,静的让我们有些感觉出不出气来,静的让我们能感觉到时间也被凝固了。我们都预感到即将要发生什么,又不知会发生什么,没有人说一句话再去打扰连长,只有从连长和一线哨位一问一答中感觉气氛的凝重。

         “狗日的,你想干啥就快一点”,盖副营长的一句话打破了有些沉闷的气氛。我们又凭感觉判断着,分析着,互相鼓励着。

         12时,战场更加的寂静。往常让人讨厌的老鼠也似乎知道要发生什么,也没有了一点动静。我故做镇静的翻开阵地日记,想写日记记录点啥,可心不在焉写不出一个字,眼睛盯着连长的一举一动,耳朵仔细听着那怕任何细微的动静·····

         1时许,突然从168阵地2号哨位传来了让我们十分震惊的消息:“李谋仁不见了”。指挥所的人被这消息惊呆了。我们设想了可能发生的几十种情况,但谁也没有想到会发生这种事。168阵地和敌人的164阵地相连,距离不足百米,我们心中很清楚,“不见了”就是被敌人俘虏了,如果敌人俘虏着李谋仁返回阵地,后果就不堪设想。

         无论如何,绝对不能让敌人将战友俘虏回去。坦率的说,我们已经要用任何手段和方式帮助战友保持革命的气节。连长焦急的用电话和电台指挥一线战友不惜任何代价寻找和抢回李谋仁,命令团和营配属在连部的电台迅速向上级报告情况,请求炮火覆盖敌人164阵地。由于初上阵地,团通信网络是全团共用一套频率,在这万分紧急的时刻,二营也在向团指挥所报告情况,听到他们“洞轨两发”的密码的发报声,我们的心急的要跳出来,团通信连电台兵贺庆好不容易抢到了线路,他也用密码发起报来,听到贺庆那带着陕北腔的“洞发轨发”,我焦急了很久的心实在无法忍受了,不由分说,我一把夺下他手中的送话器,大声吼道:“炮火覆盖164,炮火覆盖164,炮火覆盖164”,说完,就瘫痪在了一边,等待上级追查我泄密的责任······

                                            我经历的4·28战斗 - 老山魂 - shizheng_de 的博客

          (这张照片是我在4·28战斗结束后,为自己可能承担的“泄密”责任而照的“罪证”)

         顷刻间,敌我双方的炮火打破了战场死一般的寂静,震耳欲聋的爆炸声似乎要把人的肠子都要掏出来。指挥所里一片混乱,一线哨位不断报告遭遇敌人偷袭,李谋仁战友情况依然不明,指挥所被敌人的炮火炸的硝烟弥漫,照明的蜡烛几次熄了又明。我们的心情十分复杂和难受,恰又感觉硝烟里有杏仁味,怕是敌人的化学武器,不得不找防毒面具防护,指挥所就更加忙乱了······

        我上阵地时就没有带防毒面具,就一手用湿毛巾捂住鼻子和嘴巴,一手抱着被子去堵猫耳洞上的石缝,不小心摔了一跤,回头看连长,他无任何防护的在指挥着战斗,就把他指挥我堵石缝的任务抛到一边,加入到研究和指挥战斗之中去了。看来我们是虚惊一场,紧张的战斗使我们的嗅觉判断失误了。

         1时20分许,一线哨位报告了一个我们既期待又十分不愿听到的消息:李谋仁战友的遗体找到了,在他的身旁还发现了三具越军的尸体。说真的,此时我们谁也不知他是怎么牺牲的,我们也顾不上考虑这些,只要找到了遗体,没有让敌人抓去,我们的心就有了一丝安慰。

        敌人精心组织的偷袭彻底的暴露了,在强大炮火的掩护下对我团阵地发起了强攻。

       1时35分,敌人一个连的兵力向七连坚守的166阵地发起了强攻····· 

      2时13分,敌人已经攻击到166阵地1号和2号哨位······

       3时20分,166阵地的10个哨位全面告急······

       3时57分,166阵地的表面阵地已经被敌人大部占领······

       166阵地的战士们在排长寿建忠的指挥下,与敌人顽强战斗着······

        战斗越打越紧张,敌情越打越紧急,形势越打越严峻。连指挥所里连长指挥战斗的吼叫声,指导员进行战斗动员的鼓动声和电台兵“滴滴嗒嗒”的发报声及  “黄河,黄河,我是泰山”的呼叫声在轰鸣的炮声中交织成了一曲惊天动地的“战斗交响曲”。

         4时5分,166阵地的战士们,根据连指挥所的命令,在我强大炮火的掩护下,排长果断组织了阵前出击,与敌人展开了“刺刀见红”式的搏斗,4时14分打退了敌人,夺回了表面阵地······

         3时55分,在166阵地与敌人激战的同时,30多名敌人不顾我猛烈炮火的压制,从168阵地北侧向连指挥所发起冲击,4时3分,顽强的敌人已经冲击到距1号哨位不足10米,22分,狡猾的敌人凭借熟悉的地形和长期作战养成的勇敢冲击到距1号哨位不足5米处,情况异常的紧急,如敌人再向前30多米,他们就到了曾经是他们连指挥所的我七连指挥所······

         连长顾不上擦去额头因紧张涔出的汗珠,镇静的在指挥着战斗。指挥所的其他战友全都拿起枪和手榴弹并拧开了弹盖,随时准备加入战斗······

        在我炮火的猛烈打击和战士们顽强抗击下,敌人精心准备的偷袭行动和多次顽强冲击,终于在5时被我英雄的老山人打退了,七连取得了毙敌37人,伤敌32人战绩······

         6时许,我和指导员去看望牺牲的李谋仁烈士,当看到他被炸的如大洞般的胸膛和惨不忍睹的躯体时,我们的眼泪忍不住的往外涌······

         在和抢回李谋仁烈士遗体的战友核对情况后,我和三营副营长,连长,指导员,军里的一名干事(七连指挥所的全体干部)共同分析了李谋仁烈士牺牲的情况,根据他的遗体伤情和三名敌人遗体在他身旁的事实,一致认为,李谋仁烈士是在和敌人搏斗时,用“光荣弹”与敌人同归于尽的,他是名副其实的英雄。之后,我便用电话向政治处报告了这一情况。

       在当日的日记里,我写下了这样的话语:这是我可能最光辉灿烂的一天;永远难忘和值得回忆的一天;最骄傲和自豪的一天。这一天,我和我的战友用青春和热血谱写了人生最壮丽的诗篇,用忠诚和勇敢弹奏了人生最雄壮的凯歌。

         

  评论这张
 
阅读(6708)| 评论(2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