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吴荣堂的博客

共和国的旗帜上有我们血染的风采

 
 
 

日志

 
 
关于我

1984年随54263部队参加广西那坡平孟战区对越作战,1985年调往54261部队汽训队,,是曾经被誉为“新一代最可爱的人”的一员。 网易博客2012年度最佳博主评选活动中,被评为思想社会类十大博客.

网易考拉推荐

中越战争记忆之:老山阵地生活的苦乐心酸  

2010-10-31 08:18:41|  分类: 中越战争纪实文摘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984年4月28日,昆明军区(后并入成都军区)第14军40师,49师分别对老山,者阴山一线越军发起进攻!40师一部7分钟占领662.6高地,5小时20分攻上老山主峰,下午,两个主力营向船头,八河里东山方向推进,占领敌10余个高地。到5月15日,又收复了八里河东山。
  经过18天的血战,我边防部队收复老山、者阴山。

       攻克了老山、松毛岭阵地后,我部随即转入防御。这是老山地区作战中漫长而难熬的一段日子。部队白天防越军的炮击、夜晚防越军的偷袭与反攻。在攻克阵地后,夜间经常枪声大作。只要一个高地有情况,全线阵地人员都向前沿和山下开火。有时可持续一个多小时,少则几分钟。加上每天晚上都有敌情通报,部队保持着高度警惕。因此,我们在阵地上没有完整地睡过三个小时的觉。有时刚钻进“猫耳洞”准备歇息一会,突然又是枪声大作。在开初的几日里,每天夜晚都这样。有时,枪声实在响得不同,我们也开炮。用来增强火力震慑和加强火力强度。但松毛岭一线土质蔬松、太软,打不了几发炮弹,迫击炮座板就会陷入泥土里而没有准确性。有时,忙起来就干脆不架炮,直接打简便射击。但一发炮弹出膛,炮管也几乎坐进泥土里,让你拨不出来。我们知道在这样的情况下,我们的火炮并起不到什么作用。但步兵弟兄们、战友们,对我们的火力还是给予了极大的信任。后来,我们搬来了一些大石头,用石头垫在迫击炮座板底部。然后、砍来木桩将迫击炮座板四周打桩固定起来。让火炮在开炮时不下陷、不移动。这样完全解决了炮座板下陷的问题!在白天或夜间,只要发现敌目标便可以实施准确、有效的打击。82迫击炮杀伤半径15米、最大射程3040米。在坚守阵地的日日夜夜里,我炮充分发挥了它应有的作用!

  作为首攻和防御的作战部队,在阵地上的战斗与生活是异常艰苦的。后来的轮战部队,各方面的条件改善了一些。在阵地上“猫耳洞”是我们自已动手挖。开初用来防敌炮火袭击,仅能容纳1-2人,而且还要蹲下或者座着。攻克阵地几天后,团指提出:要将“猫耳洞”建成既能战斗又能生活的工事,并要求做好长期坚守的准备。于是,全体指战员动手,将猫耳洞改扩,建成了既能战斗又能生活的工事。有的一人一个,有的两人一组。我与贵洲六枝特区的一位战友共筑了这一“猫耳洞”。夜晚,我们两个就用雨衣蒙住洞口,一是不让洞口漏光,二是不让蚊虫进入。在里面点上自制的煤油灯吹牛聊天。深夜我们轮流放哨,我们两人坚守着三十多米的阵地!

  由于松毛岭一线土质疏松,加之老山地区雨多潮湿,外面下大雨,洞里下小雨。较为严重的是“猫耳洞”塌方,因塌方造成的指战员伤亡数名,我们时常听到这样的事故报来。为减少不必要的伤亡,在我们坚守阵地的日子里,往往是有情况时不能睡觉,遭炮击时,睡不了觉,下雨时,睡不成觉。在“猫耳洞”里得把眼睛睁大了,看着洞顶。一旦有泥土脱落,立即出洞,否则,就要“自埋”了。我们也想过,砍些木料架箱,但松毛岭一线没有大一点的树木。再说,如果树木全砍光了,暴露了阵地更可怕……
 在阵地上一般情况下可以吃到一顿饭,由炊事班在后方做好后,装在塑料袋里送到阵地上来,每人一袋。但大部分日子是没有饭吃的,只能吃压缩饼干“761”、罐头之类的食品,这是主粮。“761”压缩饼干,开初还可以吃2-3块。后来是半块也啃不了了,我们的牙齿都啃晃了。而且没有水漱口,我现在见到这些饼干之类的东西,别说吃,还直想呕呢。这些食品吃多了,准确地说,长期食用,造成参战人员人人全身浮肿。全身上下肌肉一按一个坑,半天恢复不起来。更可怕的是到了中后期,全身会起水泡,象开水烫着了的水泡一样,全身可见。如果不小心弄破了,那就会溃烂。后来卫生部门到阵地上来检查,说:“这是维生素缺乏症。”于是,一人发了几瓶多种维生素,要求阵地人员每天吃。这东西不吃还好,吃了几天后,水泡消了一些。但是,带来了更为严重的问题,那就是作战人员什么都不想吃,一吃就想呕吐。后来,卫生部门又说:“这是'怨食症',加'综合疲劳症'”。在阵地上生活、战斗期间,对此“症”是什么办法也没有,成了听天由命的顽症……。其实,克服此症的办法很简单,我们撤出阵地后,到马关县休整,恢复了正常伙食。十多天后也就自然的消失了!

 

 

中越战争记忆之:老山阵地生活的苦乐心酸 - 54261部队 - 五四二六一部队吴荣堂的博客

 
  最难熬的还是长期在阵地上坚守着,没有衣服换洗,一个月后,指战员们人人生虱子。这东西不知道是从哪里生出来的。因此,在阵地上,只要有“休战”时间,就找虱子、灭虱子。战友们戏称此物为“坦克”。每天都“打”,越打越多……一双深帮解放鞋穿在脚上,半个月我没有脱下来过

  老山阵地攻克后,部队也逐渐取消了不准通信的规定,有时间我们就用弹药箱叠起来,在猫耳洞门口写家信,但对于战场上的事,一般不去过多涉及,更不会涉密。这方面部队也有一些规定、特别是在战场上牺牲的家乡战友不得在信中说。因此,多数“我会小心的”等语言一笔代过,想的是不让父母担心。但战场上,生死只是一瞬间,谁能保证自己只生而不死呢!每过一段时间,我们也能收到家信。也收到了一些家乡政府寄来的慰问信……
  在阵地上最难奈的是寂寞,如果打着仗,情况紧张倒也不觉得,指战员们都会全身心地投入战斗,忘掉了一切。但战斗间隙就比较难过了。战友们白天兵看兵,夜晚看星星。甚至,星星也看不到,因为老山的天气是多雨雾。
 阵地上文化生活枯燥,报纸、书刊奇缺。如果谁弄来一张报纸或书刊,战友们会抢着看,翻来复去地看。对我印像最深的是,不知谁弄来一本《解放军文艺》,上面有一篇报告文学:大寨在人间。文章介绍了大寨从天上回到人间的历史过程。我反复看了几遍,为什么呢?因为没有其它书刊可看!中越战争记忆之:老山阵地生活的苦乐心酸 - 54261部队 - 五四二六一部队吴荣堂的博客

  老山地区属于典型的热带丛林气侯,生存条件十分恶劣。最让人难于忍受的是蚊虫叮咬。每天下午六点后至天亮,会有大批蚊虫来袭击人体。大的、有黑白斑点的像苍蝇,小的、肉眼难于发现的蚊沫,也都是奇毒无比,一叮一大肿块,奇痒、奇痛。如果战友们谁要是在此时段内解大便,那就该谁倒霉了!驱蚊剂、风油精似乎不起什么作用。每当看到战友们从茅坑里出来,被蚊虫叮得痛苦不堪的样子时,让人心痛、无奈、又好笑!
  指战员们人人都经历过!
 在阵地上生活的时间长了,全军指战员的头发,胡子也长得很长了。战友们头发又长、人又“胖”又黑、衣服浸透了汗水、雨水,湿了干、干了湿。衣服又脏又破。说我们是中国军人,己经不像平时那样年轻、英武和整齐化一了。像是居住在深山老林里的“野人”!但我们却是真正的中国军人!尽管我们每时每刻都在经历着血与火、生与死的洗礼与考验。尽管我们历尽艰难、吃不上、喝不饱。但我们对国家毫无怨言!我们也没有什么豪言壮语。但我们粉碎了越军一次又一次的偷袭与反扑。阵地前沿横尸遍野的越军,让他们有来无回!  真正做到了:人在阵地在!

  评论这张
 
阅读(3627)| 评论(2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