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吴荣堂的博客

共和国的旗帜上有我们血染的风采

 
 
 

日志

 
 
关于我

1984年随54263部队参加广西那坡平孟战区对越作战,1985年调往54261部队汽训队,,是曾经被誉为“新一代最可爱的人”的一员。 网易博客2012年度最佳博主评选活动中,被评为思想社会类十大博客.

网易考拉推荐

解读关于79年中越战争战后反思文章中的谬误  

2010-10-16 21:42:1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关于1979年对越自卫反击战(为便于叙述起见,以下简称为“79越战”)的网络评述文章不少,绝大多数都是批评意见,其中比较典型的就是附件里的《对越自卫反击作战》。该文是全景式评述,章节分明,所提出的观点在相当程度上左右了网络对79越战的看法,比较具有代表性。我个人认为,盲目自大和妄自菲薄都是有害的,评价这次战争,该文列举的部分事例推导出的部分观点未免主观色彩太强,未能做到理性客观。本着就事论事,实事求是的态度,在此对该文的部分事例和部分观点谈几点个人的不同看法,欢迎同好一起进行理性的探讨。


  一、 对文章评述战争过程的几点看法


  文章对“79越战”意见最大的是战役发起和突破阶段,关于文章的第三章没什么好说的,基本都是叙述,个别语句也没必要深究。文章以“43军坦克团3小时(11时)进至东溪……脱离步兵掩护,单独防御东溪3小时”、“越军17日下午扒开东溪以东山区水库,造成纵长800米,宽约70米,泥水深1米左右的泛滥区”和“一些部队为了让搭乘步兵不被甩下坦克,竟用背包带将士兵固定在坦克上,结果导致穿插部队遭袭击时步兵不能及时下车作战”等事例,分析出“我军步坦协同问题较大”、“我军对越情况了解不够”和“部队付出了许多无谓的代价”等问题,在反问了五个“为什么”之后,得出“一句话,打仗想当然,用老经验套新情况,参谋军官老化,不知己知彼”的结论。


  (一)对“穿插东溪作战”的看法


  43军坦克团的穿插东溪作战的实际情况是——从班波到东溪,上级要求3小时穿插到位,34公里的羊肠曲径,有46处转弯,山垭口,河流,泥沼地,水稻田,横挡竖阻,还要面对越军布设的工事、堑壕和机动兵力阻击。我们大家都知道,在高速公路上开小车行进34公里,一般需要15分钟多的时间,在普通公路上则需要30分钟甚至更多的时间,在乡镇公路上则需要至少45分钟的时间。我军参战的坦克主要是59式和69式,59式坦克的公路最大速度不过50公里/小时,越野均速不过20-25公里/小时,而69式公路最大速度与59式相当,越野均速稍高于59式,为22-27公里/小时。也就是说,平时在这样的路况上行进,此外没有其他干扰,也至少需要一个半小时的时间。由以上数据可以看出3个小时的穿插时间对于坦克部队来说也是极为紧迫的,更何况后继步兵部队呢?


  当时我军并未装备步兵战车,参战的也就63式装甲输送车,63式的速度虽可以保证伴随59式、69式坦克作战,但是装甲薄弱,火力也较弱,一旦被击中往往就是一个班的士兵伤亡(63式乘员2人,载员13人,共计15人)。即便是现在的战场,步兵战车和装甲输送车也是敌军首要打击的高价值目标。我军的装甲部队编制本身就赋予了部队具有独立作战能力,43军坦克团编制有装甲步兵,也有其他步兵部队搭乘协同作战。但是在军情紧急、恶劣地形和越军顽强阻击下,步坦脱节是难以避免的,例如在部队通过靠松山脚下的泥滩险路后,越军为阻挡我军前进,炸开了一座水库,一度阻挡了我后卫部队和后续部队近半小时。部队要完成任务,就不能恋战和被敌人所迟滞,只能选择坦克尖刀部队强行突破,直插目的地,敌人的反坦克火力由后卫坦克部队和步兵部队来解决。综合以上分析,可以看出以43军坦克团单独防守东溪3小时来说明我军步坦协同问题较大是不符合事实的。


  (二)对“背包带固定搭乘步兵”的看法


  这个事例在网络上被广泛引用,影响较大,误导了很多不了解实际情况的网友,认为我军不重视战士生命,缺乏训练和常识等等,我在此对此事例作一解读,希望可以对大家正确认识有所帮助。


  要说明这个问题,就不能不说到步兵搭乘坦克作战。我军的装甲部队的组建和战术运用是沿袭苏联模式,步兵搭乘坦克协同作战,是苏联、美国等国军队的通用做法,即便是现在这个战术还是有效的。要知道苏联的装甲部队运用战术是战火中验证出来的,美国的也是,所以说步兵搭乘坦克协同作战战术本身是没有问题的。


  刚才在“穿插东溪作战”中也说到了当时的战场地形,是在南方热带山地丛林作战,道路起伏不平,转弯、山垭口太多,随时都会被越军伏击,长途奔袭中,步兵根本不可能坐汽车旅游一样伴随进军,只有搭乘坦克进行协同作战。在高速颠簸行驶、急停、急转的过程中,搭乘步兵也很难保持身体平衡,很容易被甩出去。是选择一不留神被甩下去摔压死伤、掉队(长途奔袭掉队不是被俘就是死亡),还是选择背包带绑在坦克上呢?事实上,当时背包带绑着的多是体质较弱,训练较差,岁数较小的新兵,没全绑,干部、班长和战斗骨干是不绑的,尖刀车和前卫车上也是不允许的,随时准备下车消灭敌人反坦克火力点。


  是战争就有伤亡,这是避免不了的事情。为了达成任务,不能不做必要的牺牲。这样做,是一种无奈的选择,但却是当时最好的选择。事实上,就是在现在,如果还是在那样的环境下作战,恐怕还只能是这样的选择。要我是当时带兵的干部和老兵,也只能这样选择。爱护战士生命,就必须尽早完成任务,多杀伤敌人。只有尽快穿插到位,才能打乱越军部署,最大限度的减少战士的伤亡,这是一个辩证法。所谓“无谓的代价”不知道从何说起,任何方式都有利有弊,没有十全十美的事物,局部、个别的牺牲带来了全局的胜利,为了祖国和人民的利益就是最大的“有谓”!烈士长已矣,为了祖国边境的安宁牺牲了自己的青春和生命,肆言评判烈士牺牲“无谓”无异于抹杀参战全体将士的血汗和功绩!


  (三)对“越军扒开水库使我军被迫改道”的看法


  早在越南抗法战争中,我国就派出了军事顾问团,顾问下派到了越军营一级部队。抗美援越时,我国先后派遣了十几万部队进入越南,遂行防空作战、后勤和工程等任务。越军正规化建设也是我们帮他们搞的,越军许多军官都是中国军校毕业或接受过培训的,武器装备也多是我们援助的,因此有说越军是我军的影子,此言无误。在79越战中,越军为迟滞我军前进扒开水库不止一座,是有组织有预谋的防御行为,也是在我军迅速穿插攻击下所采取的无奈之举。战场是有限的,选择进攻路线也只有有限的几条,制订作战方案也不可能仅仅由于怀疑越军会扒开水库而放弃最佳的进攻路线。战场也是瞬息万变,越军会根据我军的进攻随时调整部署和组织防御,战前、战中和战后所了解到的情况也会有很大的差异。结合以上事实和分析,说我军对越南方面情况不了解是没有根据的。


  (四)对“穿插部队不与军区电台联系”的看法


  文章中是这样说的——“事实上,穿插部队饱受的磨难有过之而无不及,原定一昼夜穿插到位,合围高平越军,实际上穿插四昼夜,期间穿插部队首长为了按时穿插到位,一路不与军区电台联系,以至于许和尚打发脾气,战后全军通报批评。其实许和尚不了解四野部队的战斗作风,其实即便与军区联系上了,军区又能给他们什么支援。”


  估计作者是四野的崇拜者,不可否认我军许多能征善战的部队都是四野出来的,关于四野部队的战斗作风,我也曾有耳闻,但是请注意“原定一昼夜穿插到位,合围高平越军,实际上穿插四昼夜”,这样一来又何有“为了按时穿插到位,一路不与军区电台联系”一说?不与军区联系的同时你完成任务了吗?这个理由太过牵强,真如作者描述,穿插部队首长的错误就大了。严格按照军纪来说,撤职都算是轻的!军区能给予什么支援是一回事,不及时上报部队情况和敌情是另一回事。因为军区可能不会给予支援的判断,在战时敢擅自切断与上级的联系,这是什么性质的问题?!


  (五)对“五个为什么”的看法


  文章提出了“五个为什么”——“为什么战前不仔细勘测地形,精选突破地域?为什么战前竟想不到敌人可能破坏道路,扒开水库?为什么因循守旧,拼死突破被敌重兵守卫的水口,布局关,而不迂回绕过,就好像西线杨得志避开老街正面从两侧插入敌后,虽然夺取时间较晚,但伤亡小。为什么战前对敌情的了解往往与事实不符?为什么没有料到敌人会在我军迂回穿插道路上大量布雷,标定火力打击单元?”


  其实这几个问题在前文中都有解答,第2、4个“为什么”在前面都有说到,在这里只对其他三个“为什么”提出自己的不同看法。


  1、“为什么战前不仔细勘测地形,精选突破地域?”


  其实这个问题都不必回答,再无能的军队也不可能在战前不仔细勘测地形,精选突破地域。现在网络上一谈起战争,仿佛作战方向有敌军存在并遇到顽强抵抗就说明没仔细勘测地形,没有精选突破地域了,这种认识是极其有害的。79越战,我们从2月17日到3月4日,共计19天,占领了越南军事重镇谅山,达成了战略目的,越军付出了近四万的伤亡,歼灭越南地方部队、公安军、民兵的人数还未包括在内。如果真如文章中所说,我们早在战役发起和突破阶段就失败了,怎么可能在不到20天的时间内歼灭如此众多的敌军,攻克谅山呢?


  2、“为什么因循守旧,拼死突破被敌重兵守卫的水口,布局关,而不迂回绕过,就好像西线杨得志避开老街正面从两侧插入敌后,虽然夺取时间较晚,但伤亡小”和“为什么没有料到敌人会在我军迂回穿插道路上大量布雷,标定火力打击单元?”


  看到这两问,我都疑惑了,不知道作者要说明什么问题。我真不明白什么叫“因循守旧”,敌人既然重兵守卫,肯定是要地,不拼死突破难道还准备围城数月等敌人自动投降?不拔掉这两个钉子,还怎么谈纵深突击呢?再接着看,就发现问题了,作者的意思是说要学杨得志迂回攻击老街的做法,此一时彼一时啊,战役发起突破阶段,已经到了要点,并且无法越过,谈什么纵深迂回呢?既要迂回,又何必来“为什么没有料到敌人会在我军迂回穿插道路上大量布雷,标定火力打击单元”一问呢?作者既然都知道,还循循教导我军要在越军“大量布雷”、“标定火力打击单元”的道路上对要点进行迂回攻击?


  (六)关于“参谋军官老化”的看法


  这个“老化”我不知道什么意思,是指岁数、业务技能还是指思想呢?岁数大点更有经验,这是军队共识,难不成还必须要十几岁的毛头小伙子来当参谋不成?业务技能的“老化”我就更不明白了,似乎参谋业务不存在什么老化的问题吧。所以我判断作者的意思是说思想老化。


  不知道作者要表达的意思是什么,国防战略摆在那里的,参战部队情况和战场、敌军情况也摆在那里,那时候还没有信息化革命,对于两支都没有大规模装备直升机、空军都是防卫型的军队来说,山地丛林作战空中支援很有限,越军也是我们培养训练出来的,防空作战连美国也吃过大亏,在这样的情况下,你想搞信息化作战、联合作战和空地一体战都是不可能的事情,作者想要当时的参谋怎么才能不老化呢?实际上确实有部分参谋自身业务不熟,缺乏训练和培训,不过以此来批评参谋队伍并不合适,没必要一棒子打翻一船人。


  二、 对战后反思的看法


  文章中对战后反思所说的基本是事实,但是其中一些观点还是值得商榷的。


  (一)对“当时中国军队实际上只重视培养士兵,缺乏知识的士兵很难适应现代军官的指挥要求”的看法


  我国兵役法规定的是适龄青年均有义务入伍,对应征公民的学历未做明确要求,一般情况下征集的是具有高中学历的公民。实际上,由于中国教育体制和各地情况的不同等缘故,在很多地方,农村青年初中毕业,城镇青年高中或初中毕业都能参军入伍,许多城镇青年都把参军当做曲线就业的途径。即便是高中毕业的士兵也往往不能及时掌握新装备,例如海军某舰艇部队装备新型雷达几个月后,首长上舰视察,看见雷达竟然蒙着布,感到奇怪,询问该部队长得到的回答是士兵都不会用。在这个问题上,我们不能埋怨人武部的同志没把好关,要根治这个问题就要对现有教育体制、退伍转业体制和干部体制等方面入手,这个问题就扯的比较大了,以后有机会再说。实际上,从优秀士兵中选拔军官是国际通用的,也是验证过的有效做法,例如以色列陆军条令规定:任命一名军官之前,必须看他在作战部队是否当过班长。未当过班长的永远不能成为军官。目前建立士官制度,给予了士兵成为职业军人的发展空间,但是也存在一些弊病。


  (二)对“开始摆脱文革时期僵硬的人民战理论”的看法


  作者这话说的隐晦,但是意思是清楚的,无非是说人民战争理论不再适应当前形势了。人民战争理论并不排斥职业化军队建设,对理论中的一些不切实际的地方进行新的内涵和形式阐述加以补充完善是对的,但是放弃人民战争理论则是错误的,与时俱进并不代表彻底抛弃原有的东西,人民战争理论是我国国防的重要思想,放在现在也是有其重大的积极意义。现代战争,随着武器装备智能化、战场电磁太空化、作战方式多样化、作战理论综合化的发展,军人和平民的界限日益模糊,我们不仅需要有效制约侵略的职业化、现代化的军队,也需要强大的随时可以投入作战的后备军和不穿军装的军人。在这样的形势下,人民战争理论的研究和实践不仅不能削弱,而且需要大力加强。


  三、我对79越战的一些看法


  我军是人民子弟兵、国防军,不是世界警察。我国的国防战略开始是诱敌深入,层层削弱到现在的积极防御,御敌于国门之外,这两种战略不能说哪个对哪个错,都是根据形势和国情出发的务实战略。在这样的战略指导思想和战场环境设定之下,强大的后勤力量并不是当时军队建设的重点突出问题,而且由于国力限制,好钢要用到刀刃上,我军的一个重要原则就是“合理足够”,这就说明并不必要所有的部队都拥有强大的后勤力量,举例说明边防部队、守备部队、非主要方向的野战部队等等都不需要具备诸如机械化部队的后勤力量。对越自卫反击战中等诸多问题的出现,是因为在敌国境内作战,敌方几乎全民皆兵,热带山地丛林作战地域等综合因素促成,这是一场与我军以往战争都不相同的战争,我军第一次同“另一个自己”作战,也是第一次面对“人民战争”。


  在1978年12月下旬,我军就封锁了边境,一直到1979年2月17日发起攻击起见,对面越军始终是严阵以待,对我军的攻击做了充分的准备和应对预案。也就是说,由于种种因素影响,我们打的是“惩越战争”,战役突然性很难达成,部队一开始就是在强攻。而且我方8个军,约24万人,对阵的是越方一线部队6个师和二线(越南首都防卫部队)5个师以及地方公安部队,兵力对比最多2:1,我方作为攻方并不占优势。这次战争是完全在对方国土上进行的,在越南人心目中我们是侵略者,很多战法和措施受到制约不能运用,暴露出了很多问题,例如得不到当地民众支持,情报来源有限,不能就地筹集物资,后勤供应力量薄弱等等。但是我军最后歼灭越军四万以上,攻克军事重镇谅山,达成了战役目的。并在战后认真总结反思,对今后的军队建设起到了积极的作用。


注:本文作者:士官长

解读关于79年中越战争战后反思文章中的谬误 - 54261部队 - 五四二六一部队吴荣堂的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3718)| 评论(3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