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吴荣堂的博客

共和国的旗帜上有我们血染的风采

 
 
 

日志

 
 
关于我

1984年随54263部队参加广西那坡平孟战区对越作战,1985年调往54261部队汽训队,,是曾经被誉为“新一代最可爱的人”的一员。 网易博客2012年度最佳博主评选活动中,被评为思想社会类十大博客.

网易考拉推荐

我的丑娘......我心中不朽的丰碑  

2009-08-25 12:49:23|  分类: 娱乐文摘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创)丑娘......我心中不朽的丰碑 - 神雕大妈 - 神雕大妈网易博客

今天,是母亲90岁诞辰,我又一次拿出了这张珍藏了50多载的照片,这是母亲留在这个世界上唯一的照片,那是母亲、父亲和我,一家人的合影,那一年母亲38岁,父亲51岁,我才刚满3 岁。

正面看,母亲的相貌也有些与众不同,母亲矮矮的个子,没有两个三岁的孩子高,白白的皮肤,不长不短的头发拢在后边,卡在一起。她的右眼球上,包着一个比眼皮还厚的白膜,中间是一个小白点,向外边一层层一圈圈的扩展着,盖上了整个眼球,右眼几乎看不见一丝光亮,左眼睛看东西时也是模糊不清的,脸上留下了两岁时出天花落下的痕迹,脸上的麻子仨仨倆俩的挤在一起,像一朵朵含苞未放的梅花,又像水中泛起的涟漪,向人们诉说着那个久远的过去。

那是一张人们不忍心注视的麻面,也是一张让人过目不忘的脸庞。母亲的右手长,左手略短一些,她的左脚比右脚也稍短一些,母亲脚上的鞋和袜身上的衣和衫都是手工缝制的,我身上穿的,除了那顶小帽是姥姥买的,就连身上戴的那个小围嘴也是母亲做的,上面还绣着一束牡丹两只蝴蝶。母亲站立起来的时候,异常的显示出和别人不同。母亲走路时身体极度的向右倾斜着,头前倾着,侧面看像上弦的弯月儿成半个弧形。十分引人注目和令人惊讶的是她那高高隆起的背部,像弯弓、像屋脊、像驼峰、像山梁,紧紧的扣在后背上。照片上我靠着母亲,依偎在母亲的怀里,身前那个胖胖乎乎的孩子和身后那位娇小柔弱的母亲是多么不相称啊。小时候,每当母亲牵着我的手走在街上的时侯,十个人看了九个人会问,这孩子是你的吗?每每这时侯,母亲总是甜甜的说,“是,是我的,是我生的。”后边的语气里充满了肯定和自豪,充满了幸福和喜悦,母亲的脸上微笑着,笑的是那样的好看,至今我回忆起母亲那时侯的笑容,还是那么甜蜜那么灿烂,令我久久不能忘怀。左边是我高大英俊的父亲,他用男子汉博大的胸怀无私的接纳了我的母亲,给了她一个温暖的一个家。

 小时候的我,是趴在母亲的后背上长大的,小屁股正好坐在上面,好舒服啊!母亲背我的时候,我的小脸儿紧紧的贴在她那温暖的后背上,小眼睛左顾右看的,别人的母亲后背是直的,是平的,我的母亲怎么和别人的母亲不一样啊?我好得意啊!到了上学的时候,我和邻居家的孩子一样,背上了母亲用手缝制的书包,母亲的双手扶在我的肩上,对我说“上学去吧,好好念书,别像妈,一个字也不识。”我眨了一下眼睛,“上学,上学就那么有用吗?”母亲半晌说不出话来,脸上略有些抽搐,眼睛里分明是含着泪水,“妈,你咋哭了”,“没有,妈是高兴的”,母亲用力的眨了眨眼睛,泪水不见了,“妈,眼泪呢?”“咽下去了”,“咽到哪去了”,“咽到肚子里了”,我张嘴还想问什么,母亲推了我一下,我蹦蹦跳跳的和邻居家的孩子们跑了。凭着我的天资聪敏,老师很喜欢我,课堂上,每当老师从我身边走过,总是习惯的用手摸摸我的脑袋,这些常常引来同学们羡慕的眼光,我没有辜负母亲的希望,学习总是在上游。三年级的时候,分成了学习小组,我当上了小组长,很奇怪,母亲总是不让同学们到家里来学习。有一次,同学们再三要来我家,我执拗不过,只好把她们领到家里来,母亲看见同学们来了,很高兴,赶忙端来了洗好的柿子,“吃吧,孩子们”母亲笑呵呵的说着,把一盘柿子放在了同学们的面前。没有人去拿,同学们好奇的看着母亲,一个个愣住了,一双双小眼睛直鼠鼠的盯着母亲看,一个同学结结巴巴的问我,“这,这是你妈吗”“啊,是我妈呀”,母亲依然笑呵呵的望着她们,然后转身走了,同学们也走了,看着那盘一个也没动的柿子,看着同学们远去的背影,我终于明白了,我异样的母亲让她们无法接受,我第一次觉得我的脸上火辣辣的,学习也就这样不欢而散了。第二天,在班级上,同学们在窃窃私语比划着,议论着,我敏感的知道,她们是在是说我的母亲。从那时候起,母亲有意的疏远了我,我的心里很不是滋味.....

 一天夜里,我像往常一样紧紧的贴着母亲躺下了,习惯的小手悄悄的伸到母亲的怀里,我终于触摸到了那高高隆起的后背,这是小时候常常趴着的后背,我对她根本就不陌生,我看过无数次,我摸过无数回,我是在母亲的背上长大的,她不难看也不吓人“别摸了,孩子”母亲的喉咙里,好像是塞满了棉花,那五个字是费了九牛二虎的力量硬挤出来的,如果不是和母亲近在咫尺,是无论如何也听不见的。过了许久许久,母亲终于说话了,“我不让同学们来咱家,是怕同学笑话你,说你妈人不人,鬼不鬼的……”。“妈妈”,我用稚嫩的小手,机械的捂住了母亲的嘴,母亲用她那滚烫的双手,轻轻的捧着我的小手,此时此刻,我和母亲的眼睛里都含着眼泪,我趁机慢慢的,小心翼翼的掀开了母亲的衣衫,脊梁骨几乎折成了90度,上面的皮肤成了紫红色,被骨头支的很薄很薄的,没有一点皱纹,像一张纸很光滑,像葱皮有点透亮,还有点发光,周围分布着八九个伤疤,那伤疤就像八九个半拉的贝壳扣在那里,手指尖还能伸到伤疤里面去,“妈,这是咋整的?妈,疼吗?”,“不疼了,多少年了,只是心里还疼”,唉,母亲一声长叹,讲述了那遥远的过去,那个带给母亲永久伤害的往事……

那是上个世纪二十年代,母亲的老家是山东人,关里的日子过不下去了,为了能逃条活命,母亲一家人也加入了逃荒的行列。当时,母亲出生才二十几天,按照族里的规矩,没满月的孩子是不能从房门里抱着走出来的,姥姥抱着母亲从窗户爬了出来,坐上了闯关东的大马车。春寒乍暖,北方仍然寒气袭人,白天坐在车上,姥姥把母亲放在棉裤腰里,夜晚露宿他乡时,姥姥把母亲放在怀里,四十多个日日夜夜,一路上,多少条汉子暴死在荒野尸骨条条,可母亲竟然没有被扔到半路上,她神奇般的活了下来。母亲曾说过真不如那时侯在半路上死了,那时候小,死了也不知道,省得以后遭那么多罪。她是闯关东路上,年龄最小的一个。到北大荒的第二年,两岁时又出赶上天花,一连七八天高烧,天花出不来人就会死掉的,后来软绵绵的躺在姥姥的怀里一动也不动了,姥姥默默地念叨着:土地呀,保佑孩子吧,闯关东时她都活过来了,到了北大荒怎么也不能把孩子扔了,女孩也是条小命啊。昏迷了整整三个昼夜后,母亲的脸上身上一片一片的,一个挨一个的,全身像粘了一层黄豆粒儿,天花出来了,母亲又闯过了一个生死关,过了七八天慢慢的结痂了,又过了八九天结痂慢慢的退了,身上没有落下疤痕,脸上留下了一个又一个的麻子,眼睛也落下了玻璃花。母亲十二岁那年,姥姥已经有六个女孩了,小的不满两岁。那年的春天,又赶上了四岁的妹妹出天花,姥姥在碾坊赶着毛驴推碾子,家里的规矩是很严的,推碾子时人可以歇着牲口不能歇着,毛驴拉出来的面子和碴子要随时随地用簸箕簸出来。五姨那几天高烧哭闹的厉害,母亲照顾不了妹妹,只好到碾坊去换姥姥。姥姥回家了,母亲要填料又要簸簸箕。母亲学着姥姥的样子,搂了半簸箕碴子,一簸,碴子和面子活在一起;又一簸,簸箕里还是一团儿;再一簸,还是簸不出去;母亲的脑门有点冒汗了,身后那只小毛驴一圈圈的走个不停,碾子上拉出来的面子碴子很快堆成了厚厚的,高高的一圈。母亲一着急使劲一簸,腰一拧,耳听吱嘎一声,后背一阵钻心的疼痛,两眼直冒金星,一根弦上边扯着后脑勺儿下边连着脚后跟儿,簸箕掉在地上,碴子面子撒了一地,人压在了簸箕上,嘴啃到了地下,满嘴是泥,嘴唇咯破了,牙磕活动了,鼻子流出血来,腰拧了,不能动弹了。着急、害怕、疼痛,一个年仅十二岁的女孩儿,此时此刻,承受着她不应该承受的一切,承受着她不能承受的一切。母亲拼尽全身的力气喊妈妈,她的妈妈听不见,碾坊离家里远,除了推碾子平时很少去人,母亲撕心裂肺的喊声越来越小,最后连她自己都听不见了。脸上分辩不出汗水泪水还是血水,身上的汗水浸透了全身的衣服,不知道过了多久,母亲从阵痛中醒来,身后那头小毛驴还在一圈一圈的走着,填的苞米已经拉完了,只有石头碾盘,石头滚子在吱吱嘎嘎不紧不慢的响着,碾盘上的面子碴子撒了一地,围着碾盘撒了一个圈。周围鸦雀无声,毛驴走路时发出嘚嘚、嘚嘚的响声,这响声给了母亲力量,她试探的伸出两只手,不疼手没事,她慢慢的抬起头,从胸脯下面挪开了簸箕,又试探的动了动两只脚,一阵剧烈的疼痛,一瞬间遍布全身的神经,在一时间,汗水刷的一下子打透了全身,衣服湿透了,母亲昏了过去了。这样一次次一遍遍,全身的神经慢慢的麻木了,她试探着站立起来,全身除了头和两只手,其他的地方都动不了,无奈中母亲想到了爬,她的眼前看到了妈妈,看到了妹妹,看到到了家。她伸出两只手,使劲的用十个手指头,死死的抠住底下的泥土,伸长脖子,用下巴壳嗑住地下,整个脑袋拼命地用力,一点一点一寸一寸向前挪去。每挪一点,都忍着巨大的疼痛,全身的汗水一层层一片片的往外冒,每挪一寸,她疼的都将要昏死过去,平时蹦蹦跳跳转眼之间就来到的地方,今天怎么这么远呢!手指甲磨秃了,手指肚磨破了皮,磨出了血,下巴壳嗑没了皮嗑出了血。泥土、血水、汗水糊满了脸,身上的汗水湿透了衣服,沾满了地上的泥土,母亲变成了泥人、血人、泪人,她的身后留下了一串串、一行行,带血的手印儿,爬过的地上留下了一条条,一片片被身体拖过的痕迹,她靠双手和下巴向前爬行着,爬行着。她爬进了院子,爬进了门槛,爬过了厅堂,她看见了爷爷奶奶,她看见了大伯大娘,她看见了叔叔婶婶,她看见了弟弟妹妹,她含着眼泪看见了……,可是因为她是女孩,就连自己的家人都不屑一顾,她终于爬到了自己家的屋里,姥姥不在家,抱着五姨到土地庙拜神去了,几个妹妹连搂带抱连抬带拽地把母亲弄到了炕上。母亲一躺就是两年呢!没有喝过一口药汤,没有尝过一个偏方啊。母亲天天哭,夜夜哭,哭累了睡了,睡醒了哭了,右眼睛又长了一层又一层的白膜,后来那只右眼睛就完全看不见了,另一只眼睛看东西也模糊不清的,那个年月女人不是人,女人是不值钱的。母亲说过如果当时有人出一出主意,两只手把住门框子,打一打提溜儿抻一抻,也不至于长成后来的样子,可是没有,没有啊!到了二十五六岁了,母亲的奶奶怕她死在家里,北方有个规矩,姑娘死在家里日子过不好。父亲那时在姥姥家干活,他高大英俊,就是家里穷,第一个媳妇生下第二个孩子后在月子里得病死了,那个孩子也送给了别人不久也死了,家里只剩下两岁的儿子,还有六十多岁的妈妈,一家三口人三辈子。父亲看见母亲经常吃不上饭,赶上了就给她悄悄的盛一碗饭。后来,母亲的奶奶看见父亲憨厚善良,两年后,便做主把母亲许给了父亲。母亲迈进了这个只有半张炕席一把笤术头的家。三年后,母亲的腰部突然鼓起了三四个包,慢慢的越来越大,后来比大碗口还大,那时候刚刚解放,村子里就两个大夫,也看不了大病,老人们说等着出头吧,出了头在上点把牯牛子面就能好。一天,母亲扶着墙上厕所,刚往下一蹲,哗的一下,脓包破了,连浓带血从母亲的身上一直流到地上,母亲的叫声惊动了邻居,她们把母亲搀回了家,撕开了被套,用里边的棉花擦着身上的脓水,后来又鼓出四五个脓包,父亲从别的地方请来个老中医,老中医说,死马当活马治吧,治不好你也别埋怨,父亲无奈的点了点头。老中医用剃头刀在酒里泡了一泡,把那几个脓包的割开了,老中医给母亲上了点红伤药面,又留下一些走了,父亲步行百十里地到镇上买来了两瓶雷米峰,邻居家的奶奶送来了把牯牛面,一年多后,母亲的腰差不多全好了,被脓包撑开的皮肤长成了我看到的样子。三年后,母亲在意外和惊喜中生下了我。哥哥十七岁那年,母亲又张罗着给大哥娶了媳妇。

母亲善良勤劳,最可敬的是她的大度,她微笑的面对别人的歧视,包容别人的嘲笑,海涵别人的谩骂,母亲生活在这个世界上太难,太难了,这个世界能容纳下千千万万的人,可母亲先要容纳下这个世界啊!这是我亲眼目睹的母亲。隔壁的大嫂,邻居的大娘,路上的行人,有老人,有大人,有孩子,母亲用她那执着的热情改变着一切。小的时候上街,那个胡同是必经的地方,常常有一群孩子在哪玩耍,碰上了就被堵在那里,我常常的被他们堵住,他们说你说你妈是小罗锅,说了叫你走,不说你就别过去,我死活都不说,我靠在哪里,紧紧的咬住嘴唇不让眼睛里的眼泪掉出来,等啊等啊,好不容易等来了大人我才敢过去。母亲领着我的时候,碰上了也被堵在那,领头的孩子带头嬉笑着,哈哈哈哈,小罗锅领着一个小孩呢!我和母亲过不去,只好任凭他们取笑,每逢这时候,母亲紧紧的拽住我的手,我昂起小脑袋,看见母亲的眼睛里含着眼泪,浑身在颤抖,等到大人来了,孩子们才被轰跑,母亲总是微笑着说没啥没啥。大嫂生孩子难产,她陪护了三个昼夜,端来了一碗热气腾腾的荷包蛋,大嫂流泪了,哽咽的叫了一声婶,母亲笑了;大娘生病了,她跑前跑后煎汤熬药,端饭送水,大娘拉着母亲的双手,用低低的声音叫了一声姐;三年自然灾害那会儿,隔壁的小五有病,家里没有粮食,母亲送去了一碗小米,小五有幸活了下来,小五娘逢人便讲母亲的善良;讨饭的孩子路过门口时,别人都闭门不见,母亲给他半碗棒子面,还有七八个土豆,孩子跪在那里手里捧着土豆,眼里含着热泪,一个劲的喊干娘,邻居们站在母亲的身后相互直点头;在家里,母亲把粥里饭粒捞给奶奶,把稀米汤留给自己,省下的粮食送给大哥,大哥大嫂背地里跟别人说,她就是亲娘。这就是我的母亲。她告诉我,“不管别人对你怎么不好,你要实心实意的对待她,一回、两回、三回,石头也能捂热!”多么朴实的话语,里边蕴含着多么深厚的哲理,母亲不但给了我生命,还教会了如何我做人,给了我书本中、课堂上、学校里,学不到的东西,那是我最宝贵的精神财富。我的母亲不丑,她有淳朴的情感,她有宽阔的胸怀,她有美丽的心灵,她有高尚的情操,她热情她善良她大度她勤劳她平凡而伟大,她用一颗淳朴的心换来大家对她的认可,换来了周围人友善的目光。她是生活在中国社会最底层的最苦难的农村妇女,她是中国母亲的代表。 

 我永远也忘不了1975年4月8日,那是我参加工作的第二个年头,那是一个黑色的日子,艰辛的走过了56个春秋的母亲,我那在苦难岁月的长河中饱经风霜的母亲,我那倍受凌辱歧视的母亲,我那善良勤劳,热情无私,宽容大度的母亲,闭上了她那疲惫的双眼,村里的老亲少友左右邻居来了,小五娘来了,小五领着媳妇带着孩子来了,小五哭着说“大娘,我忘不了你那一碗小米”,大嫂来了她哭着,拽住母亲冰凉的手,大娘来了,她哭着说姐你慢走,哥哥嫂嫂扶着灵柩哭成了泪人,他们哭着说,妈,你就是我们的亲娘!无论我怎么哭怎么喊怎么叫母亲都听不见,泪水打湿了我的衣服,嗓子哭的嘶哑了。母亲你不能走啊!新的生活才刚刚开始,你还没有离开过这十里村庄……

母亲走了,她带着对这个世界深深的眷恋走了,她带着对她唯一女儿的牵挂走了,可她留在这个世界上的东西,远远的要比她带走的珍贵得多,我是普通工人的女儿,我按照母亲朴实的教诲踏踏实实的走路做人。1977年工厂要扩建,全厂280多名职工选派7名同志去山东省学习,我是唯一的一名女工,当我一只脚踏上火车的一瞬间,我慢慢的回过头去,我在心里对母亲说,妈妈女儿没有辜负您的期望;1982年我被调任厂里当上一名管理人员同时负责全厂生产工作。1986年7月我被批准为中国共产党正式党员,当我攥起拳头举起右手,面对那面镰刀斧头铸就的党旗向党宣誓的那一刻,我在心里对母亲说,妈妈女儿没有辜负您的期望;1987年又调到镇政府工业办公室,1989年镇政府党委决定我任镇党委办公室主任、党委秘书,我上任的第一天,我在心里对母亲说,妈妈女儿没有辜负您的期望;1991年抗洪抢险我被上级评为先进个人,单位奖励晋升一级工资。我当了16年办公室主任,党委秘书。我连任两届县级人大代表,当我面对庄严的五星红旗唱着共和国国歌的时候,我在心里对母亲说,妈妈女儿没有辜负您的期望;2000年开始我又兼做了5年女工主任工作,连续四年被上级有关部门授予标兵单位称号,2002年我被省总工会授予先进女职工,我在心里对母亲说,妈妈女儿没有辜负您的期望;2003年我参加了有关部门组织的去香港,澳门考察经济发展活动,当我站在香港紫荆花广场,当我站在澳门荷花广场,我深情的望着家乡,我在心里对母亲说,妈妈女儿没有辜负您的期望……

 如今三十多年过去了,我对母亲的思念没有淡忘,我按照母亲的教诲走路做人,我没有愧对我的母亲,我让九泉之下的母亲挺直了腰板挺起了胸膛。我用我所做的一切告慰母亲的在天之灵,祝福天堂里的母亲健康快乐!我把对母亲的思念化成一句话,母亲!您是我心中不朽的丰碑!

           祝愿天下所有的母亲永远健康快乐!

作者简介:神雕大妈网易博客神雕大妈,作品有:抹不掉的记忆……童年往事等。

 引用 】我的丑娘......我心中不朽的丰碑 - 54261部队 - 五四二六一部队的博客引用 】我的丑娘......我心中不朽的丰碑 - 54261部队 - 五四二六一部队的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1362)| 评论(5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