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吴荣堂的博客

共和国的旗帜上有我们血染的风采

 
 
 

日志

 
 
关于我

1984年随54263部队参加广西那坡平孟战区对越作战,1985年调往54261部队汽训队,,是曾经被誉为“新一代最可爱的人”的一员。 网易博客2012年度最佳博主评选活动中,被评为思想社会类十大博客.

网易考拉推荐

一个女兵眼中79年那场战争(引用4)  

2009-06-11 13:56:56|  分类: 中越战争纪实文摘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引用

小喜一个女兵眼中79年那场战争(4)引用 一个女兵眼中79年那场战争(4) - 54261部队 - 五四二六一部队的博客

     二月十六号这一天和战区的每一天样,上午我们在山上搞训练,忽然班长被师作训科邓参谋叫走,一会班长再返回时语气沉重的对我们说:汪靖今天早晨牺牲了,人现在放在队里,宣传队的兵和我回队,其它人接着训练.于是我们三个宣传队的兵跟着班长回到队里,卫生队长早站在帐篷等待着我们,见到我们时他语气同样低沉的说:进去吧,你们是一个单位的,和他告个别.
       我们进了帐篷,见一副木板上躺着装穿戴整齐,面容苍白的汪靖,在他的遗体旁放着他生前拉过的那把有些陈旧的小提琴,我们没有看见他的伤亡点,也不知道他伤着哪了?可能在我们回来之前队里的人已处理过了他的遗体,但我们还是看见在他嘴角处有一丝淡淡的血迹.汪靖是湖北公安人,76年入伍.因为他会拉小提琴,所以从连队抽调到宣传队.在我们印象中这个聪明的湖北佬平时象个小姑娘一样缅腆,虽然他拉的提琴在我们听来实在是太业余了,每次他站在那儿练琴时我们都要取笑他:汪老兵,又在杀鸡杀鸭了?但汪靖却是个非常热心肠的人.记得我们刚穿上新军装时怎么都别不好领章帽微.一次演出结束,政治部主任指着我们新兵对宣传队政委说:你看看你的兵连领章帽微都是歪的,还演兵?这话说得宣传队领导好不难堪,于是当下指定一个专人在每晚演出前检查我们的着装,包括领章帽微的正确佩带,这个人就是汪靖.因为汪靖是乐队员,上场节目不多.从那以后每晚演出的午台侧幕旁总能看见汪靖帮着上场的我们整理帽微领章,检查服装道具.而我印象最深的还是一次周末集合看电影,之前我在屋里把武装腰带不小心扣成了死结,外面全队的人在列队等我一个人,我越着急腰带越发扣得紧,急得我满头大汗带着哭腔直叫班长,班长让我出来请男兵帮忙,汪靖这时走过来连说:莫急,莫急.他蹲下身用牙使劲把腰带锁扣咬开才算帮我解了难.要说老兵帮我们新兵这类的"忙"实在太多......就在我们下连队前夕,汪靖看见我还用他那湖北普通话和我开玩笑道:下克没哭鼻子哟。我翻翻眼珠回敬道:你以为是你呀,你当新兵一定哭过鼻子吧。刚穿上新军装的我们做什么事都笨手笨脚还总不愿听老兵教训,整天象剌猬一样和老兵们对着干.一旦有事需要老兵帮忙嘴又甜得象抹了蜜一样.在军营别人都管老兵为:老兵油子.而在宣传队老兵却反过来叫我们"新兵油子".如今这些都还好象是昨天发生的事,却没想到大半年没见着宣传队的人,今日见面竟是在这样的一个环境和这样的一个场合下.站在汪靖的遗体前不禁让人悲从中来.虽然在战区常有负伤和牺牲的战士抬到卫生队做登记,遗容清洗,换装,再抬到指定点安葬,但在我们熟悉的人中汪靖还是第一个牺牲的战友.一想到以后再也不能和这位可爱的”湖北佬”同台演出,再也听不到他杀鸡杀鸭的琴声,再看不见他小姑娘般缅腆的笑容,听不见他的带着浓厚湖北腔调的普通话玩笑了,我们的眼泪流涮涮流下,大家沉痛的低下头,默默摘下了军帽向我们的战友致以最后的敬意和哀思。
      出了帐篷我听班长在问队长:怎么可能子弹是从后面打中他?后来我们才知道这天凌晨汪靖他们连队接到偷袭越军一个阵地的任务,于是他们一个班提前埋伏在我境这边的甘蔗地等候命令,却不知怎么让越军发现了这个目标,于是双方提前展开了火力交峰,就在汪靖全班跳出战壕向越军出击时,一颗子弹从后面击中汪靖,子弹穿过他的背部直入心脏,汪靖还没来得及转过身便面朝越南方向倒下再也没站起来.他牺牲于我们发起总攻的前一天,牺牲于我们自己的土地上,是我们宣传队唯一一个牺牲者,他的牺牲很蹊跷,子弹因为是从他的背后穿过,而他的背后是自己连队的人.后来有人说是连队里的新兵误发子弹击中的汪靖,当时的确各连都有许多补充来的新兵,这些新兵由于伧促的训练使他们只是简单粗略的掌握了一些基础的枪支射击要点和战场知识.所以,这种误发的可能性说法是存在的.但不菅怎样,战后汪靖还是被定为这场对越自卫还击战中为国捐躯的烈士,这多少告慰了死者和他的家人.
   晚上十点,刚入睡的我们突然接到紧急集合的命令!命令要求住在老百姓家的部队在十分钟之内打扫干净所有卫生,全副武装在农场口整装待命.我们意识到向越军发起总攻的时候到了!部队在农场口待命一个小时后于十一点沿着白天我们训练的一条山路浩荡无声的开出农场.出农场不远,走在队伍中的我突然觉得双脚象踩着绵花似的软软的,没等我没回过神只听得"咕咚"一声!我整个人悼进一个半人高的泥潭里.队伍仍在前行,走在我身后不知是谁快速无声的伸过一支手拉起齐胸以下全是湿泥浆的我,我又随队伍继续前行.我们上了大公路,从另外几条小道上和其它部队的庞大队伍及民工队伍汇合了.
       寒星闪烁的夜空下,长长的部队伴随着沙沙的脚步声,骡马马蹄声,炊事用具碰撞声行进在蜿蜓的公路上.一路上我们能看见对面越军防御工事里忽明忽暗的灯光.想必越军这会还在熟睡,可我们已全线向越南靠近.队伍很快由大路走到一片丘陵地带,这时从前向后传来停止前进的口令,各连队接到就地分片在二十分钟内挖好"猫儿洞"的命令.
        挖"猫儿洞"是我们战前必训的一个重要科目.记得刚到战区时我们女兵双手连铁锨都握不住就别说挖洞.每次支帐篷这类的体力活都需要男兵帮忙,可现在经过一个多月的战前艰苦驻训,我们不仅能在短时间挖好一个防御用"猫儿洞",而且还能在野外丛林中快速平整出一个驻防地,快速支架起帐篷,快速挖好简易茅坑.在战区无论走到哪里,粪便的处理是一个非常重要的战区卫生防疫工作.部队所到之处首先是开荒平地解决驻防,再就是建立简易茅厕,处理好粪便,杜绝战区瘟疫的发生.
      眼下我和卫生队的于红英分成一组.我们俩的洞址是一个坚硬的山丘斜坡面.放下背囊抽出铁锨我们半跪在地上熟练的行动起来,不一会能容纳二人身体的"猫儿洞"挖好,我们侧着身体,猫着腰半蹲着呆进了"猫儿洞".趁着在洞内暂时休息的片刻,我这才发现自己刚才悼进泥坑里的一身湿泥早已变干,我用手搓着身上的泥.小于说:不知总攻什么时候打响.我说可能快了,小于打趣的说我:你可真够倒霉,还没出国就摔一跤.我说是呀,那么大一个坑,别人都看见绕道走,我奇怪自己怎么就没看见?小于说你不会是有"夜盲症"吧?她的话提醒了我,我说没准我真有"夜盲症".
      "你们当兵前没体检?"夜盲症"是不能参军的"小于说.
       小于说的是真话,当初我们来当兵除了参加了几关象考地方艺术院校那样的业务考试,其它没再让我们做什么体检,想必招我们来的师政治部的人心想只要这些文艺特招兵首长看了满意就行,小孩子会有什么病.于是忽略了身体的体检.
          小于说"夜盲症"一到晚上看东西就很困难,不过它不会影响你以后的生活.
           "可我从来没觉得晚上有什么看不清的,我们做了这么多夜行军我也没摔过跤呀".
           "那你也许只是轻微的夜盲吧.我才倒霉了".
          "你怎么啦"?我不解的问小于.
           "我昨天来了老朋友,今晚我们就行动,今天又是我最厉害的一天".小于说的老朋友是指女孩子的"例假".
           我说:"你没喝醋"?
          "喝了不菅用,这不照样来了"小于无奈的回答我.
       女兵最怕行军时来"老朋友",实在是太不方便太麻烦,在营房时班长曾教过我们班的人说如果遇着拉练要来"老朋友"就提前喝一些醋,这样可以推后几天.有人试过说挺管用.看来这个办法没能在小于身上应验.
       " 那你怎么办"?我也有些为她着急.
        "有什么办法,出发前我去药房向司药要了些药棉".
         小于七天的例假确是没有任何办法了,部队显然会马不停蹄的行军,她甚至连上厕所换纸都找不着地去,说起来可真是比我摔跤更倒霉了.
        ..............
        就在我们说话之际,洞外头顶上空忽然响起连成一片的震耳欲聋的炮声......!!!强烈的炮击声里夹着"嗖!嗖!嗖"的流弹声,脚下的大地在震动,洞内上方不断有土坷啦悼落在我们头上身上.洞外漆黑的天空顿时映出一片连着一片的红光,那威武雄壮,气贯山河之势绝不仅仅是震耳欲聋的炮声,刹那间整个世界仿佛都要被这排山倒海的大炮所摧毁.......
       我和小于同时相互望着对方,激动又兴奋的叫喊起来:总攻开始了!似乎我们等待的这一天终于来到!
     我们没有接到出洞的命令,只能呆在洞里焦急的聆听着洞外密急的炮击声,想象着外面总攻的壮观场面.
        渐渐的我和小于的双耳听力变得不象刚听到炮声那么灵敏了,我们俩近距离说话都象哑巴一样彼此比划着,头也有些发昏,我们知道这是因为强烈的炮击声所导致的暂时失聪.
        这天是1979年二月十七日凌晨.
 [待续]

  评论这张
 
阅读(3219)| 评论(5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