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吴荣堂的博客

共和国的旗帜上有我们血染的风采

 
 
 

日志

 
 
关于我

1984年随54263部队参加广西那坡平孟战区对越作战,1985年调往54261部队汽训队,,是曾经被誉为“新一代最可爱的人”的一员。 网易博客2012年度最佳博主评选活动中,被评为思想社会类十大博客.

网易考拉推荐

一个女兵眼中79年那场战争(引用2)  

2009-06-11 13:55:12|  分类: 中越战争纪实文摘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引用

小喜一个女兵眼中79年那场战争(2)引用 一个女兵眼中79年那场战争(2) - 54261部队 - 五四二六一部队的博客

        蓝色天际,晨曦初露,空气中透着沁骨的刺冷,热带丛林葱翠欲滴,百鸟合鸣,浑浊的红河水波涛连绵,高大的木棉树上朵朵木棉花落英缤纷。。。。。。又是新的一天来临,在红河岸中越边境,在一天比一天严苦艰辛的超负荷战前驻训练中我们迎来1979年的元旦节。

      这天全线接到命令下午放一个小时休整假,同时还通知说生活车上有售当时少见的奶粉和白糖,希望干部战士们能在边境过一个较为轻松的“元旦节”。

       通知是接到,可没有一个连队放了那一个小时的假,至于奢侈的奶粉和白糖不少人去生活车上转了转又回来了.那年排级干部月响六十元,连级干部要七十多点。而一般战士月响也就几块钱,我们这样的新兵(女兵)加上卫生费每月总共五块八毛钱。战士没那么多钱,也舍不得把平时积存的钱用到眼下这样的环境和买这些奢侈品上。至于干部多是农村兵提起的,如今他们虽比过去当战士时有点钱,但农村老家里老少都等着他们寄钱回去生活,这类人更不会去享受什么奶粉和白糖。倒是我们队最爱说笑话的江医助买回一袋奶粉用他纯正的西安话乐哈哈的说:让我们也在这过一过苏联人的贵族生活,等过几天打到越南没准还能吃上苏联人帮越南小鬼子烧的土豆加牛肉,那才叫个美哩!他的玩笑把大伙逗乐,可是那袋奶粉最终因为没有开水冲调,被大家象吃干炒面那样你一匙,我一瓢“消灭”悼.

       说到水,长长的河口边境驻扎了十万左右的参战人员,净水源是最宝贵的.这里除了一条红河没有任何净水源,我们的生活用水是由炊事班从河里担回混浊的河水沉淀、净化后再用它煮饭,灌水壶。煮熟的米饭、烧开的水都是褐色的,战区没有蔬菜,偶尔的会在一餐饭里吃到云南特产咸菜甜茭头,更多的"蔬菜“是原用做喂军马饲料的干花生米,炊事班把它用油炒了炒算是菜了。

    无论饮用水多么浑浊,靠近红河岸驻训的连队,后勤及团部还有水可吃,可是住得的分散的连队能吃上这样浑浊的水都很困难.边境地处丘林山洼,有时一个营部在山这边,他的其它连或班却相隔于半天路程的另一个山头.山上没有水源,有水源的地方通常又远离驻地.这种分散式的居住让越军偷袭我军有了可之机,同时也造成了我们战前一些无为的伤亡。一段时间因为越军的偷袭让部队有些惶恐不安.

      部队一到边境全体按要求:女兵剪成齐耳短发,男兵剪成光头,统一发放的绑腿、高腰胶鞋、背囊、铁锨,背囊里配备的是一床吊床,一块深绿色的防雨塑料布,压缩饼干,这些随身携带的物品加起来足有四、五斤重!而连队的战士超负荷装备远比我们后勤重得多。除了以上装备,他们还有武器如:机关枪,冲锋枪、步枪、100炮、手榴弹、。。。。。。有一个连队在进行红河囚渡训练时,因为身上沉重的装备使皮划子行至湍急河水中央时忽然失控,那一皮船的人全被倒扣在船底河水深处,河水将身上的物品浸泡越发沉重,连长请示师长是否停止训练抢救人?师长说如果战斗打响是战役重要?还是几个人重要?最后训练继续。船下的五、六个兵就这样在战斗还没打响,在我们的边境驻训中献出了年青的生命。事后师长指示一定要在河里找着这几个战士的遗体,妥善处理好他们的后事。可是连着好几天,部队动员了当地的村民在红河下游打捞,也始终没有找到牺牲战士的遗体。这件事在当时连队中引起了一些骚动不安。

      战前的边境驻训还在艰苦的进行。在潮湿的丘林地带训练中常会有蛇虫之类出没,热带丛林许多蛇虫是有毒的.一旦被咬很可能患上热带病-----疟疾。防治热带病,战地救护,战区水源净化,粪便处理这些都是我们卫生队所要做的重要工作.在山林树木中我们身背沉重的装备,一边挥舞手中砍刀开辟道路.一边做战地救护的实战训练,大量的体力消耗一天训练下来人累得几乎散了架。边境上许多原是无路可走的荆棘丛林,经部队训练之处走竟踏出一条条清澈之道.

    元月在内地正是寒冷无比的隆冬时节,而在边境白天气温高达二十七八度,晚上气温又陡降到内地的寒冷气温.战区虽还没到雨季,早晨的晴空万里也许到了下午就会变成淅淅沥沥的梅雨天.山路经雨水浸泡后泥泞又打滑,在山上训练双脚下去能带上三斤重的泥土起来。训练使我们的双膝和双手磨得伤痕累累,常常是旧伤未愈又添新痂,被磨破的伤口鲜血淋淋,生出钻心的疼痛.脸被干燥的气候和云南的风吹得早没了昔日的细腻而变得异常粗糙.

      在边境的每个夜晚我们从没有放心的睡过安稳觉.记得一天晚上,临睡时班长忘记把帐篷中央接雨水的脸盆收起来,那晚恰遇师长亲自查哨,在寂静的黑暗中只听得"咣当"一声!班长顿时大叫:有情况!!!我们所有的人立刻翻身下铺,顷刻间听到双方拉枪栓的声音.......幸好师长警卫员说了声"是一号!一号是师长的称谓.要不是警卫员回答及时,真不敢想那晚会是什么结果.因为战区夜晚是不允许有任何光亮,师长也没想到他会一脚下去踩到一个脸盆,应该说响声同时把师长也吓了一跳.

      第二天队里很快传开女兵班昨晚把师长吓着的事,于是戏称这事为"踩盆事件"而我们却在为"踩盆事件"心惊胆颤的想:师长会怎么处理这事.至少我们的东西没按要求归位放好.结果师长不仅没批评我们,反而还把队长叫去表扬了我们女兵的敏捷性和警惕性,事后我们才知道师长那晚是专门下来查我们女兵班的哨.

      "踩盆事件"后,师长要求给女兵班增配武器,原来班里只有班长一个人配发了手枪.至此,班里又多配了二把手枪,令我没想到的是我竟然领到一支手枪.而另一支手枪持有者是我们宣传队的豫剧演员胡蕾,按要求应该是干部级别才配备手枪,但女兵在战争中一切都显得比平时要特殊,也由此受到一些方面的照顾.女兵班的手枪发给我和小胡是因为我们俩人在新兵训练时射击成绩不错.

      近来越来越多的有关越军偷袭我军的消息从其它战区传来:某某部被越军袭击了后勤,广西战线昨天一个连又被越军包抄了......似真非真的传闻在部队上下传得沸沸扬扬的,有一点越军偷袭的对象往往都是战斗力博弱的后勤机关和住得偏远的连队.

      近些日子队里连着收了几起从连队送来被地雷炸伤的伤员,这些战士大部分是在取水的路上踩响地雷被炸伤的.面对越军不断升级的挑衅,战区的对峙火药味越来越浓,每当看见我们的战士因踩响地雷负伤甚至牺牲时,每个人心里对越南人的仇恨就会愈来愈强烈!天天都在盼望着能尽快打过去!一定把越南小鬼子打得落花流水!我们的战前鼓动口号是:用杀牛的刀杀鸡!!!

     除了训练,上级派来了越语翻译教官,部队全体参战人员都进行了战前简单的越语强化学习。

“龙松恐叶”!晚上躺在潮湿的通铺上除了极度劳累得不能动弹的身体外,脑子却不能闲着的背记所学的这些战场越语....。

     “元旦节”这天卫生队和平常一样训练,课目是战地救护和野外生存技能.早饭后队里的司药又带车去个旧城里买药,其它人则分班准备上山开训.我们是三人一小组的训练,三个人里轮流做救护员和伤员.我和班里的小刘,小孙抬着自己的家伙------担架在上山途中遇着司药的救护车。司药看见我们便下车问我们:有什么需要在城里买的物品可以给我们稍回来,我们有些羡慕的望着司药,羡慕是因为他随时都可以去个旧城里,有时候真的很想随他的车去城里看看,那怕给自己买一双透气的袜子或者一小瓶擦脸用的雪花膏.

     长这么大我还是第一次出川,部队从内地到云南昆明火车站转小火车时,透过熙熙攘攘的人海对美丽春城的那匆匆一的暼,还有头顶上万里无云的那片蓝天,耀眼透亮的阳光真是好奇新鲜极了!来边境二十多天,除了辗转于个旧、屏边远离城区的训练基地,就是现在的河口边境,听说这是我们战前的最后一站边境驻训,我们将从这里的中越友谊关大桥进入越南.

       条件如此艰苦,训练如此严酷,但对十六、七岁的女孩子而言,爱美是特有的天性。班里孙昆玉的父亲是另一个师的副师长,前二天托人从城里给她买了一瓶擦脸的"面友",可是把我们包括班长在内眼馋得不得了,私下里恨不得自己现在也有一个在前线做师长的爸爸.小孙知道我们羡慕她,所以每天上山训练前总把那瓶”面友”大方的放在床铺上意思让大家都用。可我们谁都没动过,不是不好意思,是因为东西本身的意义,因为那是小孙的父亲给她的东西。在云南来的这些日子里,战争在我们的脑子里已不再象内地那样的无知空洞,艰苦的驻训让我们越来越感受到战争燃烧的硝烟味和对生命无情的耗尽。

    望着远去的救护车我们抬着担架一前一后转身离去时,司药却快步的走上前轻声快语的对我说:给你买二盒牙膏吧.

   司药的话还没让我反映过来他人已上了车,我站在原地楞住了,小刘和小孙在前摧我道:你怎么啦?走呀。。。。。。

    司药是卫生队73年入伍的山东老兵,也是队里的业务尖子,如果不是这次部队因战事扩编,他的提干可能还会等一段时间。记得在营房聊天时他曾给我说要是再过一年提不了干他就准备明年复员回老家荷泽。这次部队的突击提干他自然榜上有名,我们私下和他要好的几个兵很为他高兴!缠着让他请客却一直没机会,我想他今天也许他就算是变相的“请客”吧。

    傍晚,司药把我叫到药房帐篷里从挎包里果真取出二盒牙膏递给我,我一看牙膏还是当时最好最贵的"美加净"牌子的,我很开心的接过来说:赵老兵你真好!多少钱?司药看了我一眼没吭气,他原本在我们女兵眼里就是一个语言不多而有威信的老兵,虽然他已经是干部,但还是习惯和尊敬的叫他老兵,觉得这样亲切.因为他就是一个严于律己的人。他鼓励我学医,说学医对女孩子有很大的好处,而且还让我在他胳膊上试着练习进针,看着被我不知深浅扎得又红又肿的手臂,女兵班的人见我就说:小宋,你可真够狠心的。。。。。。说得我无地自容,后来赵老兵再让我练习打针时说什么我也不愿再在他胳膊上进针了。

     司药帮我买了东西又不要我的钱,我知道他是不忍心收我们小新兵那可怜巴巴几个钱.无论怎样这个时候有人以这样的形式关心我,心里还是特别的感动,有一种说不出的感动。带着这份感动和东西我回到班里,把这事悄悄的和我最要好的小刘讲了.小刘虽不是军人子女但性格豪爽,脾气耿直,在班里我俩是无话不谈的铁姐妹.

    "真的"!?小刘有些惊讶和不信。

    "嗯".我点头道,还把东西给小刘看.

     "司药对你可真好!你知道吗,听卫生队的女兵讲他们到队二年多,很少见司药对哪个女兵这么好过,除了工作一他般和大家是没什么多话的".

     "他就是那样沉默寡言的人,再说他原本提干就说要请我们吃饭,现在这饭吃不了了,所以才买这个东西嘛."我是这样想的,所以对小刘也这样讲.  

      “我的老兄,现在什么时候了,谁还把这些小事记在心上?你乘巧的模样就是招惹男兵喜欢。怎么没人对我这么好?我觉得司药是喜欢你”。

    小刘的话让我有些意外,我不认为她说的是真的,但心里又莫明的冒出希望赵老兵真的如小刘说的那样有喜欢我的念头,哪个情窦初开的少女不希望优秀的异性欣赏自己?

     其实这也是自己瞎想的事,在部队谁都知道干部和战士相互谈恋爱是《条例、条令》所禁止的.是会受罚的.何况我们还是小新兵,对所谓男女之事还是懵懵懂懂的,更况我还正在积极要求进步.来战区我们女兵班已经批准了二个火线入党的女兵,我虽没份但班长还是表扬了我来战区不怕吃苦的表现。为此我成了一名光荣的共青团员.[待续]

    

 

  评论这张
 
阅读(3137)| 评论(4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