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吴荣堂的博客

共和国的旗帜上有我们血染的风采

 
 
 

日志

 
 
关于我

1984年随54263部队参加广西那坡平孟战区对越作战,1985年调往54261部队汽训队,,是曾经被誉为“新一代最可爱的人”的一员。 网易博客2012年度最佳博主评选活动中,被评为思想社会类十大博客.

网易考拉推荐

一个女兵眼中79年那场战争(引用1)  

2009-06-11 13:52:20|  分类: 中越战争纪实文摘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引用

小喜一个女兵眼中79年那场战争(1)

                                                             一作者引用 一个女兵眼中79年那场战争(1) - 54261部队 - 五四二六一部队的博客

 

   又到了细雨纷飞的清明时节......

     年年这个季节我总会眺望南方,眼前总会浮现出云南边陲那一片一片高大英武的木棉树。在碧蓝天空下朵朵盛开的木棉花是那么的鲜艳夺目!落英缤纷的花丛中我仿佛又看到我亲密的战友,我心爱的同志赵司药站在那里脸上永远带着兄长般温和谦虚的微笑,眼睛永远闪着深邃智慧的光芒。。。。。。是的,远在云南边陲麻栗坡烈士陵园的赵司药和无数的战友如今已离开我,离开这个世界整整三十年了。三十年来在我心里从没和自己心爱的人以及那些长眠于南疆土地上无数熟悉与不熟悉的战友们分开过。每年凭悼故人的这个季节我总会给心爱的赵司药写一封永远也收不到回信的信.今年这封信也许写得更长,因为今年是79年对越自卫还击战三十周年的纪念日.

   三十年了!我亲爱的的赵司药,亲爱的同志你和我们的战友们在天国还好吗?

     亲爱的赵司药,随着年华的流逝你还还记得三十年前那个穿着军装,无忧无虑天真而骄傲的小女兵吗?你还记得那个害怕给病人换药,害怕看死人,看一场阑尾手术连着一个礼拜都不敢吃肉的小女兵吗?还记得为了让我这个笨笨的小女兵学会"四大战场救护技术”你让我在你身上练习进针,把你二只手臂扎得又红又肿的那些往事吗?还记得你上街悄悄买来医学知识书送给我并鼓励我好好学医,说将来一定用得着这些医学知识........

      啊……!有太多想和你说的话,每次提笔总是千言万语,思绪总会回到三十年前的光阴里…….

      1977年的秋季,十五岁的我提前结束了中学学业,按父母的意愿穿上军装成了一名文艺特招兵。

      77年全军各部队都在热火朝天的成立宣传队,我所在的部队:解放军第十三军某师宣传队.当年宣传队除了在地方上招了四个我们有文艺特长的学生兵,大部分队员是由连队抽调来“有文艺细胞”的文艺积极分子所组成,其中军龄有长有短,年龄有大有小,且业务参差不齐。那些有资历的老兵当年看我们的眼神总是带着一丝讥讽:希希啦啦的新兵蛋子!我们却自以为自己是城市兵,居高临下、骄傲无比的帮他们提高乐理知识,指点舞台表演经验。在军营新老兵历来存在着"代沟"和一些不可调和的矛盾.

     完成了初期向首长和机关汇报演出后,我们四个新兵接到下连队体验生活的命令,时间是正规新兵训练期的三个月.

       对部队的一切我倍感亲切和熟悉,因为我出身在军人世家.但是让我做梦也没想到在部队穿上军装不到一年的时间会里我竟亲身参预了一场曾经只在教课书里读过和电影上看见过的战争.亲身经历热带丛林二个多月的严苦驻训,亲眼看到身边熟悉的战友被抬下阵地时血肉模糊,尸身不全的悲壮场面.......

       下到团卫生队受训的日子里,再也没有当天晚上演出晚了睡懒觉的借口了,每天早晨六点半起床,雷打不动的三公里晨跑,上午跟着卫生队学业务:打针,放药,科室消毒,病房值班,参加制剂室的针剂制药.下午起床有三个小时的队列军姿训练,晚餐后有一个小时是自己的业务练习时间,最后一小时是学习《条令条例》和《毛选》.我们班长是从宣传队和我们一起下来的一个73年入伍的24岁女"老兵",加上卫生队原有的三个女兵,女兵班一下扩大成六个人的小集体。

    连队的生活绝对一切令行禁止,好在只有三个月。三个月的时间对我们这些娃娃新兵而言既是生活再苦也觉得时间过得很快,更况无意中又学到一门技术-----医护.虽然从心里讲我是绝对不愿意学医,可用班长的话讲:军人就要无条件的服从一切!听说我们原是去团通讯连女兵班煅炼的,我们曾经看见过师通讯连的女兵们背着沉重的通讯线拐在烈日炎炎下进行野外训练,那可真是一项艰苦的重体力和耐力训练。后来我们没去通讯连而是来到了团卫生队煅炼,想必还是因为师首长不忍心让"特招兵"吃太大的苦吧。

      转眼秋天来到,三个月的新兵训练按道理也到期了,原计划这礼拜我们该移交卫生队工作,等候随时准备返回师部的命令,可是左等右等好几天过去也没接到师部的返回令。而我们已因不再参加卫生队的工作那些天变得无所事事,所以天天催班长去上边问我们什么时候回师部,可班长总说不急再等二天。我们背地里抱怨班长行事太左!她们那代人除了学《毛选》,生活中就没什么乐趣和追求。于是我们只好耐着性子又等了二天。一个礼拜很快过去,我们等来的却是一张纸的命令:原师宣传队的宋某某,刘某某,胡某某。。。。。。等四位同志接此令继续留任团部卫生队工作。返队日期依次顺延。此令!。。。。。。

    一张命令让我们不约而同向班长嚷开:为什么呀!!!!说实在的我们就是不愿再呆在卫生队,这里怎么说生活和各方面的条件都不能和师部机关的宣传队相比。班长似乎看出我们的心思,她板着脸严肃的又对我们老生常谈:别忘了你们现在是军人,军人无条件的服从上级命令是天旨,怎么还象老百姓那样无组织无纪律的信口开河?

    班长的话让我们不敢再吱声。于是原本要走的我们又恢复了在卫生队的日常上班。不同的是从那天起,我们明显感到了军营上下被一种难以名状的神秘气氛所笼罩。

    终于有一天消息灵通的小胡从团政治处她老乡那里得到一个不确切的消息:部队可能要开赴到云南边境去.去做什么?我们不得而知。云南---在我们的心里是多么遥远而神秘的美丽热带边陲.

     对这个当时还没有确定只是说法的“消息”让我们的第一反映似信非信.很快我们心中的怀疑得到证实:部队即将开赴云南。

    这天卫生队长从团部开会回来召开了全队动员大会,在会上队长正式宣读全军将开赴云南边境的命令.但命令里没有一个有关战争的字眼.只有一段较为敏感的句子:越军不断对我云南红河一岸的边民进行血腥挑衅。。。。。。

     开赴云南的消息在军营先是充满神秘尔后白炽化。团部机关的全体干战在接到命令后所做的第一件事是参加一项施工工作——营房围墙坚固。原团部低矮的外墙现在不仅用砖瓦水泥增高许多而且还拉起了密密的铁丝网.

   1978年十二月初,正值四川盆地最阴冷的初冬时节,部队此时却忙成一团。各连队都在迅速扩大编制,在外学习、探亲的干部们一夜间没有任何理由在接到返回令同时快速回到部队.而许多原本准备复员走人的老兵也闪电般的提了干。我们的班长也是在这个特别时期提成干部,结束了她五年的老兵生活,女兵提干就意味从此可以解决个人婚嫁大事了.同时提干的还有卫生队的四个老兵。

卫生队也由原来的二十多个人加上从连队抽调来的卫生员猛增到四十多人,这一下平日安静的卫生队感觉每个角落都充满了人气,就连整个团部也是人声鼎佛.

队里往日单纯的工作内容变得复杂繁锁。工作量最大的是采集化验全团在册干部、战士的血型,然后再把这些采集的准确血型按不同的连队、姓名、性别、年龄分别做登记、备档。一个连队就是三,四本厚厚的花名册,整理好的血型资料被打包成捆然后装箱,这是我们必带的物品。这一项工作要求细心,准确。每天我们都要工作到晚上十一二点,那段时间团里每晚都要作紧急集合和强行军训练,这样我们几乎没有多少休息的时间,第二天天还没亮离团部远的连队早已赶到卫生队长龙般的排在化验室门口等候采血了.队里虽说增加了不少卫生员和医助,一旦忙碌起人手仍显不够,于是全队人员分为二部分,一部分正常工作,另一部分人做医护器械分类打包装箱,清理科室,封仓等工作.

    除此之外还有无数大小会要开。这些日子卫生队长常常是早晨交待了工作去团部开会,通常要开到晚上才返回,有时是全体干部都去开会,队里只剩战士们在工作忙碌。等他们开完会回来无论多晚我们总会接到去会议室听传达当天干部们开会的内容,而这些内容大都是上级对部队此行的无数要求和命令。

   部队的开拔按规定每个人所需带的私人用品除了背包,只有一个小包袱.小包袱是一块白布,这块白布里包裹的是一套绒衣绒裤和换洗的内衣。其余的用品全部按要求装箱入库留在家里。有一件事让我们感到了部队此次行动的重要和那份的凝重与庄严。那就是要求我们在留用物品里可以给家人写一封信放在里面,队长说这封信你想写什么都可以,信写好后封口装箱留库。

    记得在做这件事时有老兵还开玩笑的说:这不会是给家里人留的遗书吧.

  当年虽然我们已是军人,但也就是个刚踏进军营十五、六岁的孩子,我们无法想象和理解打仗及战争的真正意义。每天除了繁忙的工作脑子一片空白。也许不仅是我们,许多的干部甚至更高级别的领导他们或许早知部队要去打仗,但和平了多少年的军旅生活,对将要面临的战争对就他们而言心里也应该是一些空白.

   我在私人用品里给我的父母写了一封信,大致内容好象是:爸妈,我们既将出发到云南,是不是去参战现在还不是很清楚,但请你们放心,无论在什么样的环境里我一定争取早日入团和早日入党。。。。。。。是的,那年我连团员都还不是,所以觉得自己一定要要求进步,而进步的最高境界就是入党!最后我把自己平时舍不得用的一瓶上海牌花露水放在了箱子里,算是留给我母亲的一件纪念物吧。做这件事时也许是受部队大环境的影响,我莫明偷偷的悼了眼泪。

    十二月二十八号早上八点正,全团包括下面的连队全体集中在团大门的空地前,黑压压的一片绿,平时热火朝天的营区此时倍显冷清萧条,所有门窗紧锁,很多连队营房贴上了长长的封条,团后门原有的那条通往城区的小门此刻已全部封死,有一种人去楼空的凄凉感。团部的大路二旁站满观看的老百姓和前来送行的家属们,在家属堆里我看见有不少是怀抱着孩子的妇女,她们两眼死死的盯着自己的丈夫,那眼神仿佛要把自己的爱人永久铭刻似的,那场面虽一没有人流泪却让人有说不出的心酸。

    天气异常阴冷,寒瑟的风吹动着枯枝,不多时天上飘起米粒似的小雨雪,打在脸上冰凉冰凉,这年四川的冬天似乎比往年都要冷。全体官兵按要求穿上了统一发放的厚厚棉衣棉裤,头上戴着“雷锋式”的棉绒帽,腰间系着腰带,背上背着背包、二肩斜胯着水壶挎包,每个人看上去象个可笑的大棉团休态异常臃肿,而之前的南方部队从不会在冬季穿戴只有北方部队才发放的这些棉装,大家你望望我,我望望你,对这样的武装和穿戴好象彼还有些不习惯。

     十点正,随着团长"出发"!的一声令,部队开始上卡车,继而浩浩荡荡开出.........

     中午车队到达绵阳火车站,整个站内全是一片绿海洋!后来我们才知道,为了给参战部队让路,当天宝成线的地方客运火车停运了半天.在绵阳吃过午饭后我们上了军用专列:火车载着部队,载着骡马,载着装备,载着坦克呼啸着驰向远方.......窗外景色一晃而过,车至省城,我们几个省城的兵不约而同的将头探出窗外------窗外是自己熟悉,生活过的城市.爸妈你们现在知道我们从你们身边走过了吗?还有我的同学们,你们现在还坐在课堂上听课,而我却要上前线了......因为部队之前的所有行程都是在极度的保密中,好多家人从别的渠道知道部队这时段要路过这里,早早的等候在火车站外希望能和自己的亲人见上一面,可是此刻车站内外戒备森严,外面的人不许靠警戒线,里面的人不允出去.

再见了!从小生活的城市!再见了!爸妈!再见了!我的同学们.......此刻,我忽然想到了这些日子所从未想到过的生与死的问题.

   多年后,在看美国的战争大片时,每当看见别人军队在战争中是那样轻、松幽默我的脑海就会浮现当年我们参战前的那一幕幕.

     卫生队属后勤部门,后勤部共分派到二辆车。除了装载药品车,全队人都乘坐在另一辆卡车上,从内地到昆明、个旧屏边、河口一路上我们几个原本很爱说笑的宣传队兵一改往日的嘻哈,  包括队里的人都比平日多了些沉默.尤其是车队行至屏边崎岖盘山公路时,我们看见沿途有很多民工在公路二旁砍伐下许多树木,那些已改制好的木板堆在阳光下晾晒着.我们好奇的问拿这么多木板来做什么?当时不知是谁有意无意的说了句:给你们准备的棺材.这句当时听上去象似"玩笑"的话吓了我们一大跳!但不幸的是一个多月后这句话却成了严酷的事实.[待续]

  评论这张
 
阅读(3687)| 评论(5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