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吴荣堂的博客

共和国的旗帜上有我们血染的风采

 
 
 

日志

 
 
关于我

1984年随54263部队参加广西那坡平孟战区对越作战,1985年调往54261部队汽训队,,是曾经被誉为“新一代最可爱的人”的一员。 网易博客2012年度最佳博主评选活动中,被评为思想社会类十大博客.

网易考拉推荐

中越战争记忆之:侦察队长宣布“五杀令”战场纪律  

2009-05-27 22:53:30|  分类: 中越战争纪实文摘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公元1979年,那年我的战友们18—28岁,那一年我23岁。我们是战场电子子侦察分队,主要任务是在战斗区域执行战役侦察任务。一九七九年二月九日夜间11时上车,凌晨4时隐蔽进入边境线上一座不起眼的小山顶,2个小时全部设备架设开通完毕,在总部和军区各部门的协同下,仅三天时间,战区内越军大小电台已处于我们的监控之下。7月17日战斗打响了,激烈的枪声逐渐向南伸延,山下我军大部队迅速通过浮桥,敌方只留下一些省队、县队和民兵迟滞我军进攻,正规部队迅速收缩至谷柳、保胜、谷珊西山各要地,并逐渐开始采取防电子侦察措施。队长下达命令:下午2时搭载炮兵部队车辆,向保胜方向前进,通过对敌营、连步谈机的侦察,尽快掌握敌王牌“英雄师”316师之师部及所属一四八团、一七四团和炮兵一八七团的位置。大部队越境半小时后,我们进入越南境内,前进不到十分钟,从一座小山包开始,战争的残酷性就展现在我们面前,地面上炮弹坑一个接一个,尸体散落在山道上,有敌人的,也有我们的,那决不是大家在电影里看到的情景,准确地说,尸体应该称为尸块,半只胳膊一条腿的,空气中弥漫着火药和血腥的气味,不时有抬着伤员的知青小队从我们视线里走过,传来伤员痛苦的哭叫声;一只钢盔里盛着半个头颅,那头颅上只剩下一只眼睛,暴凸着瞪向天空……

    走着走着,大家的情绪开始低落,有的人眼圈红红的,有的人脸色苍白,有的人拿帽子捂着鼻子和眼睛,更有些人竟要别人掺着才能走,队形开始有点乱了。
    
    是呀,我们是一群和平年代长大的青年,很多人出生于养尊处优的干部家庭,当兵的目的是为了逃避下乡和奔个好前途,在这之前有些人连死人都没见到过,而现在,我们闯进了战场,看到了硝烟和血腥,想到也许分钟后自己也就变成了那破碎的尸块,我们怎能不恐惧、怎能不震撼!原先的那一点点思想准备根本不足以抵御这震撼,我们不怕死,但谁也没想到可能会死的那样难看,那样惨。
    
    在太阳将要落山之前,我们终于发现敌人,在经行了激烈的交火后,山上有越军的水泥工事,工事内外有几十具越军和我军的尸体,我军尸体已摆放整齐,一间地堡的顶上插着一面红旗,躺着5、6个我军伤员,都包扎好了,等着担架队抬下去。  
    
    队长挥了一下手:“停止前进,309组织搜索一下附近,监听组开两台机子听一下,后勤组去照看一下伤员,顺便了解一下情况,其余同志原地休息。”
    
    十几分钟后,警卫部队已搜查了附近,布置好了警戒,队长在我军烈士身边转了几圈,高叫了一声:“全体集合,以我为中心列队”
    
    我们列队站在烈士们跟前,队长开始讲话:
    
    “整理军容风纪,立正!”
    
    “向烈士敬礼!礼毕!”
    
    “同志们!我们已经进入战场,山下13军的指战员们正在奋勇战斗,经过几小时的战地行军,大家都看到了,也明白了什么叫战争,我看有些人害怕了,草鸡了,是不是?没关系,第一次嘛!
    
    “同志们,我们不是野战军,我们是在人家后面跟进,看看野战部队吧,人家是顶着枪子冒着炮火往前冲呀,我们这算个啥,就吓成这样了?太松了吧!
    
    “大家看看这位列士,他是被迎面的机枪打倒的,头被打碎了、打飞了,没几个人认得他,记得他,但他是英雄,是面对着敌人牺牲的英雄,什么叫血染疆场,什么叫马革裹尸,这就是!……
    
    “记得小的时候,一位四野的老英雄教过我一首歌:‘上战场枪一响,一切豁出去,光荣就光荣,完蛋就完蛋,端稳枪瞄好准,多拉几个把背垫’这就是光荣传统!我们不少人的老爹老娘就是老红军、老八路、老解放,我们不能丢人呀!老子英雄儿好汉嘛!等打完了仗,要是我还活着,我会给每一位同志的家里写信,报告你们在战场上的表现,到时候让老人家自豪还是丢人,全靠你们自己个儿……”
    
    “下面我宣布战场纪律:”队长提高了嗓音
    
    “惊惶失措,不听指挥者,杀!”
    
    “胆小如鼠,临阵退缩者,杀!”
    
    “推诿扯皮,不守纪律者,杀!”
    
    “贪生怕死,投敌叛国者,杀!”
    
    “丢失设备,泄漏机密者,杀!”
    
    哇!五杀令,好厉害,在场的人无不精神一振:奶奶的,玩命了,那就得玩出个样来!

后来。。。。。。我电子侦察分队参加对越自卫反击战共计22昼夜,在出色的完成上级交给的任务同时,歼敌154人,解救迷路被围战友98人,全分队牺牲11人,重伤9人,至于轻伤则无法统计(最后一战全部人员都带伤)。其中:我们业务人员牺牲2人,重伤4人。
我分队回国后直接被空运回昆明,休整了一个多月才解散,主要是总结、评功和疗伤。期间总参、军区各级领导以及其他参战部队的高级领导多次看望慰问,但从没有地方的各级领导和新闻、文艺单位登门,这是我们这一行的规矩:作无名英雄。评功中我们大多数人都荣立二等功,最差的也是三等功
注:本文节选自《
我军电子侦测部队79对越自卫反击战纪实》一文

  评论这张
 
阅读(5048)| 评论(8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