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吴荣堂的博客

共和国的旗帜上有我们血染的风采

 
 
 

日志

 
 
关于我

1984年随54263部队参加广西那坡平孟战区对越作战,1985年调往54261部队汽训队,,是曾经被誉为“新一代最可爱的人”的一员。 网易博客2012年度最佳博主评选活动中,被评为思想社会类十大博客.

网易考拉推荐

中越战争记忆之:踏过战火硝烟的男儿女儿们  

2009-03-27 22:43:04|  分类: 中越战争纪实文摘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踏着硝烟的男儿女儿们------------本文来源【难忘的回忆】_缘分的季节【节选】

十载从军,有不少生活片断值得记取和回味。一次,与解甲归辞的战友聚会,聊起1979年初,战友们踏着南疆那阵硝烟,洒热血,捐身躯,心情激动不已!

临战的几个月前,我们部队到了边境,除作适应性训练外,另一项工作就是教育,提高必战和必胜信念。我记得当时,有一教育材料说,他们“公安屯”{武装警察}特坏,一次,他们的边民在煮粽子,公安佬想吃,就往空中开几枪,大声喊叫:“中国军队来啦!”百姓一跑进丛林躲藏,他们就进村偷粽子。更为严重的,他们多次越过我边境,打伤我边民后拖过对方一侧,伪造我武装人员入侵他们边境的现场,拍照后向媒体发消息,造舆论。相形之下,我们就有点老实过头!当年,我们支援他们是无私的,毫无保留的。那时,我们的军队在他们国家援助抗美,使用他们提供的军事地图,回国前一份不留的交还他们。到两国交战时,我们就没有人家的军事地图,只能在哪儿的资料库里找几份法国人几十年前在那里统治他们时印的军事地图。那图与后来的实际地形地貌已相差悬殊啦!总之,他们已忘恩负义,不打,边境会安宁吗?

也许是打仗的需要,战前利用激励机制,提拔一批军官{主要是作训人员},如:师长提副军长;副师长提军参谋长;团长提副师长等.有的人官提了,还在原职务上担负工作;有的人官提了立刻赴任。这要听上级决定。我在我们陆第XX军{军部原在潮州凤山,后调防到广西柳州龙船山}教导队当学员时的王教员,军事很过硬,从单兵动作到连排指挥战术,他讲解和示范都是高水准的,因是潮汕乡亲,他私下告诉我,因老婆是“老九”,家庭出身又不是工农,他这辈子只能在副营级原地踏步啦。没料到,机遇来了。战前,王教员连升两级,被提为副团长,我在边境遇到他,还向他表示祝贺哩。他到职后立刻上前线指挥作战,受伤后被敌人俘获。同时被俘获的还有几个士兵,因王副团长是当官的,被敌人捆在树上,他宁死不屈,大骂敌人是养不熟的狗,被敌人当活靶打,胸膛像蜂窝煤,连遗体都找不到。王副团长从升迁到牺牲,前后还不到一个月哩!

那时,我是驻广西桂林某步兵师政治部的年轻军官,临战前一个多月,我受命下到师炮团,战前,原团长蔡某{潮州人}提升为副师长,刚提升的团长苏顺南是我的潮州后陇村同乡,我哥的初中同班同学。他很热情地接待我,称我是上级派来指导工作的。军中无戏言。我们只谈一会临战时的正经事,来不及啦家常开玩笑,我就到130火箭炮营的X连。连队是驻扎在靖西县安德公社三西大队的一个村落里,连部就安在一位姓梁的老校长家的庁堂里,他的两位子女都是当教师的,对我们挺热情。地方政府常组织一些慰劳或联欢活动,密切军民关系。连长邓东方是广东紫金县人,年轻英俊,军事过硬,带兵也有一套.来连队的姑娘们常爱亲近他,个别人还试探他有无妻小,挺逗的。我若会编电视剧,这些可以出彩,拉长为半集,是个卖点!我的任务是与连队一起参战,配合连首长做战时政治工作,清除个别不适应参战的人,激励士气,预防通敌投敌等。连指导员也是紫金人,姓陈,忘其名。他很老成,很适合做政治工作,工作上我主要与他打交道,空闲时则与连长海聊逗乐。

130火箭炮属间瞄火器,由观察所给出的座标数字瞄准,用电点火发射。记得我们连队是从靖西县安德公社埝井大队{这里打篮球球常飞出国}推进的。战斗中,炮弹从我步兵头上飞过,发出了像钢板撕裂般的声音,不断地击中目标,有效地杀伤敌之兵力,摧毁敌之作战设施。实战证明,邓连长带兵有方,指挥果断!连队在战斗立了功,也没有伤亡。同个营的另一个连队,6辆炮车全部被敌炸毁,伤亡惨重! 战斗打响不久,我奉命抽调到那坡县的集团军烈士墓地,为阵亡烈士书写临时墓碑,因为我平时喜欢涂鸦,首长认为我可应付工作。临时墓碑是一头削尖的长条木板,正面书写烈士英名,背面是职务、部别{地方烈士为籍贯}。

那些烈士的悲壮事迹,至今激励着我的心!尤其对军医陈德更有缅怀之情。因我曾请他看过病,他医术好,医德高。虽然不是同部门,但都是潮州人,彼此之间较熟悉。陈军医身材魁梧英挺,国字脸,两眼炯炯有神。若是请星士先生给他看相,肯定说他命长福大。可是,他在硝烟中走了!你也许不信,担负“开口”的尖刀连是由一位副师长下去指挥的。突破缺口后,部队进入打“穿插”四面受敌{没有海空战,还不是“立体战争”},没有前后方之分,战斗异常激烈。战斗减员在所难免,不时有烈士被运到墓地。墓地上,由民兵实行武装封锁。9名支前女工流着热泪,在军用帐篷里,为烈士的“寿衣”{新军装}订上领章,别上帽徽{支前地方烈士也穿军装,但没领章、帽徽}。烈士先由军方工作人员确认其姓名、部别{或籍贯},有关资料一般可从帽子里、外衣口袋内侧获得{这些位置平时写有姓名、部别、血型等,但战时血染有的字迹不清},最主要还是烈士上衣右上口袋的“战时供应卡”{战斗员与本部队失散时,凭卡向友邻部队取得供给}以及捎在烈士身上的“战场伤情鉴定表”{俗称伤票}。在阵地上,一名战斗员倒下去,是受伤还是阵亡;是中枪、炮弹还是化学中毒,或者突发常规疾病,是需要战地军医诊断鉴定并填写“伤票”的。资料收集后,进行登记造册。男民工则协助军方整理和掩埋烈士。按照当地壮族习俗,用白酒清洗烈士身躯的血迹、征尘。充分体现入乡随俗和人道主义。用白扣布裹好烈士身躯,装进军绿色大塑料袋就可“入土为安”啦。掩埋前,军地工作人员向烈士作简短告别仪式。

战斗接近尾声的那天傍晚,夕阳将西沉,墓地宛如血染,我在那里巧遇陈军医,他是乘坐解放牌大卡车从前线护送烈士来的。我看到车厢上盖着树枝,树枝上布满征尘。树枝下,躺着10来具烈士身躯。卸车后,陈军医指着其中一名年轻烈士,向我讲述烈士英勇献身的事迹:半个多月前的一个夜晚,这位战士在潜伏哨上,发现两名敌武装人员一前一后越过我警戒线悄悄摸来,等他们靠近潜伏哨位时,他突然跃起身来,用枪托击倒了其中一名,正欲转身消灭另一名时,不料他闻到动静后立刻往回逃窜,还朝响声处胡乱打了一梭子弹。这位战士的右小腿受了轻伤。他忍痛和其他哨位的战友开枪还击,迅猛包抄上去,对受伤后躲进小岩洞的敌人,用战前刚学会的“战场喊话”{当然是交战国的语言啦.}喊道:“诺{普}松空姆衣{格}[缴枪不杀]!”喊了几遍,敌人从洞里掷出了冲锋枪,但仍龟缩在洞里不敢出来。他又喊道;“日阿累,宗堆宽宏堵兵[出来,我们宽待俘虏]!”敌人终于从洞里爬出来,他命令道;“热呆,勒恩,梨桃堆[举起手来,跟我走]”!他和战友俘获了这名敌人。事后,在陈军医为他包扎腿伤时,他笑谈歼敌和俘敌的经过。

接着,陈军医脸色一沉,颤声说;“昨天凌晨,他为掩护战友攻击制高点,有意把敌人火力吸引过去,被敌弹穿透了胸膛,当我和支前民工从火线上将他救护下来时,他已……”。在清理这名烈士遗体时,我看到捎在他身上的“伤票”{32开白纸表格,四角印有红、蓝、黄、黑,分别代表枪炮伤、化学中毒或细菌感染、其他伤病、阵亡},黑角已被军医撕了记号{也可用笔打勾}鉴定军医签名是陈德。因时间久远,现已回忆不起这位烈士的名字。不过,当年的阵亡烈士花名册是登记得一清二楚的。时隔两天,我又在墓地见到陈军医。此时,他已是一名牺牲了的烈士。头部被敌弹击中。别的军医为他的“伤票”签了名。原来,他那次护送烈士回墓地,顺便在县城向在后方当军医的妻子发了平安电报{因战斗到了尾声,准备撤兵}。没料到,在他返回前线的路上,遭敌特工袭击而牺牲! 陈德军医所在的那家师医院,还有几名参加战地救护的军医和护士{女兵}也受伤或牺牲哦!

那场战争已经过去三十年了,但我们不能忘记为了祖国献出生命的英雄们。                     魂萦南疆三十年。
只闻哀风声萋萋,
不尽悲雨泪涟涟。
征人戎装绿国土,
英雄热血红木棉。
边陲睡有江东魄,
至此不敢有狼烟。
引文来源  【难忘的回忆】_缘分的季节【节选】
  评论这张
 
阅读(3276)| 评论(5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